人类的起源网


陋室言纪(五)




文/丁抒明

38)表面看来,薄法平理论是人为建立起来的,但实际上它反映的是客观存在。而“客观世界是不可穷尽的,人们对于系统层次性的认识,无论是深度上,还是广度上,都是没有尽头的”。因此,薄法平理论作为一个系统,尽管是薄法平本人通过主观努力建立起来的,但理论本身所具有的客观性,却不能不具有客观世界的特点。如果我们仅仅停留在“新科学思想”的评价上,薄法平理论就失去了原本的生命力,成为一潭死水。

39)哲学家高清海认为:人生成为人的过程,马克思曾经归结为三个发展阶段、三种历史形态。马克思的分析是这样的:

“人的依赖关系(起初完全是自然发生的),是最初的社会形态,在这种形态下,人的生产能力只是在狭隘的范围内和孤立的地点上发展着。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是第二大形态,在这种形态下,才形成普遍的社会物质交换,全面的关系,多方面的需求以及全面的能力的体系。建立在个人全面发展和他们共同的社会生产能力成为他们的社会财富这一基础上的自由个性是第三个阶段。第二个阶段为第三个阶段创造条件。因此,家长制的,古代的(以及封建的)状态随着商业、奢侈、货币、交换价值的发展而没落下去,现代社会则随着这些东西一道发展起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上,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104页)

这三个阶段,可以看做是人的依次以群体为主体和本位、以个体为主体和本位、以自由个性的人的联合体即自觉的类为主体和本位的三种发展形态。

群体本位的人,个体本位的人,自由个性联合体的人,这三种形态的人看来是那样的不同,“人的本性”究竟在哪里存在呢?应该说,它就在这个发展的过程里。每一阶段或形态的人的特性,都不同于其他阶段或形态的人的性质,但它们又都属于人的特性,都是人的本性所必要的要素、应有的环节。

绝大多数哲学家认为我们正处于人的发展的第二阶段,而薄法平认为处于第一阶段。谁对谁非并不重要,关键在于哪种观点更符合或接近历史的真实。我认为是前者。从这里也可以看出,薄法平接触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确宽泛,反映了他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功力和深度。

40)个体的思想改造与人类的整体进化相联系。宇宙人和史前人对人类的呵护和关爱是无与伦比的,只要能够摆脱对神的迷信,超越自私自利,就能够从病魔的纠缠中解放出来,并将思想进步与生理进化相联系,进而将人类的整体进化作为人的全面发展的有益补充或内涵拓宽。(1978910日《光明日报》,转引自王小平《第二次宣言》)重庆才女王小平之所以将她的著作取名为“第二次宣言”,是因为她认为达尔文发现人从猿进化而来是人类的第一次宣言,而她又发现人类是向“仙”进化而去。医疗水平、克隆技术、基因破译等科技手段的发展对人类的进化无疑是重要途径,但王小平没有提到意识、精神、思想对人类进化的推进作用,须知这正是宇宙人设计的最为重要最为关键的程序。人类的素质达不到程序设计的要求,要想实现人在进化上的质变或突变是根本不可能的,无论多么先进的科技手段都只能是修修补补。这也正是孙式立所论断的,“道德是制衡因素”。

41)精神文明建设是主体性的建设。“你在把别人作为客体使其接受精神文明时,他如果采取排拒的态度,那么,你的这种努力也只能是劳而无功的。所以归根到底也还是主体性的建设。”(薛德震《人的哲学论纲》,P201~202,人民出版社201110月第2版)薄法平理论也面临着主体性建设工作,总的来看,我们不能强加于人,我们告诉他宇宙人的事情,而他不信,或者采取排拒非议的态度,我们只能等待,要等待他的认识提升和觉悟,自我选择是这种主体性建设的潜在前提,没有这个前提,任何宣传都是徒劳的。然而对“潜在前提”的滋生的“等待”不是消极的“等、靠、要”,而是积极的广义和具体工作的结合相得益彰的奉献;所谓“等待”,仅仅是相对于“认识的提升和觉悟”的一个措辞,我们正处于宣传、研究、舆论和理论自身完善发展的一系列必要手段的实施的过程中,历史地看,这一过程往往会因为我们的努力而加速进程甚或提前结束。

42)薛德震先生在《人的哲学论纲》一书中引用了马克思关于阶级斗争的著名论述。马克思185235日在致约•魏德迈的信中,对于阶级、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曾经作过一个完整的表述,他说:“……至于讲到我,无论是发现现代社会中有阶级存在或发现各阶级间的斗争,都不是我的功劳。在我以前很久,资产阶级历史编篡学家已经叙述过阶级斗争的历史发现,资产阶级的经济学家也已经对各个阶级作过经济上的分析。我所加上的新内容就是证明了下列几点:(1)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2)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无产阶级专政;(3)这个专政不过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547页)

这使我想起七十年代初我们三个同学(另外俩人是傅国民、徐源和)跟我们中学的班主任刘焕岱老师学哲学的情形。我们当时是先学艾思奇的《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接着通读马恩原著,由刘老师给我们讲解。刘老师在讲马克思的这段话时,重点是强调无产阶级专政的必要性和重要性。1975年初,我们想就唯生产力论作一批判,没想到刘老师狠狠地批评了我们,大意是我们没事找事,心里明白就行了,你们不知道你们的家庭情况吗云云。俱往矣!已到(或近)晚年,剩下的时间不多了,然想到陶渊明“来者可追”的话,再看薛德震以八十高龄仍为建树人的哲学笔耕不已的勤奋,似仍可借学研《人类的起源》之际再振一把。2002年调动广西之前曾填词《沁园春》,下半阙是:“虚无。往事飘渺,算过眼烟云绩效殊。却有南下处,重新入世,潇洒一把,再展鸿图。年过五十,更应振奋,莫把人称当老叔。不服老,靠一生志向,闯荡江湖。”

43)薛德震:毛泽东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中明确地指出:“消灭阶级,消灭国家权力,消灭党,全人类都要走这一条路的,问题只是时间和条件。”“对于工人阶级、劳动人民和共产党,则不是什么被推翻的问题,而是努力工作,创设条件,使阶级、国家权力和政党很自然地归于消灭,使人类进到大同境域。”(《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14681469页)——《人的哲学论纲》P251

“消灭阶级,消灭国家权力,消灭党”,毛泽东很明确地提出需要“时间和条件”。这些都是实现大同的条件,而实现大同的条件的条件是什么,毛泽东没有深入论述。在同一篇文章中,在阐述党创建28年以来的历程之后,毛泽东结论说:“这样就造成了一种可能性:经过人民共和国到达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到达阶级的消灭和世界的大同。康有为写了《大同书》,他没有也不可能找到一条到达大同的路。”经过人民共和国,是实现世界大同的必要条件,用现在的话说,加强党的领导,打造和谐的小康社会,实现民族和国家复兴,是实现共产主义理想即大同世界的必经阶段。任何社会都不可能“绕”过去,因为“全人类都要走这一条路”。这或许是革命导师中唯一论述“世界大同”的言论,也是“世界大同”与“共产主义”同义的经典依据。薄法平的提法值得注意,书的结尾处也即747页提到“共产主义大同世界”,这说明,古代先哲的大同世界、近代康有为的大同世界、毛泽东的大同世界,有一定的区别,是否可以分别称之为“原始大同世界”“空想大同世界”“科学大同世界”?这需要进一步研究。

44)薛德震认为:手段具有决定性在于它是实现目的的唯一途径。“当任何条件都没有出现时,目的是不会产生的。……不仅目的的产生依赖于条件,而且随着条件的变化或手段的发展,目的本身的内容也会发生变化。目的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动态的。”(薛德震《人的哲学论纲》P301)要想达到薄法平理论被社会普遍接受的目的,同样需要一定的历史条件,我们应全力找出实现这一目的的手段和方法。这些手段和方法到底是怎样的呢?如果没有一定的手段和方法,那就一点希望也没有了,我们永远达不到薄法平理论被普遍接受的目的。思想上、理论上的个人与个人的互相碰撞,必然产生虽不怎么耀眼但足以刺激灵感产生的火花,这种局面,显然是实现“普遍接受”目的的条件之一。问题是,我们的日常学习的交流,仅仅是得到益处的体会而已,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进行思想碰撞、产生一点点火花呢?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EVOL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