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起源网


三季人和三季人现象




文/丁抒明

“三季人”是一个很古老的故事。

说的是一个深秋的清晨,孔丘的一个弟子正在门前扫落叶,打外面来了一个人,说是要拜访孔夫子,弟子问他何事,他说要请教一个问题。弟子看他浑身长着绿色的毛,感到好奇,就问什么问题,那人说有一件大事,就是想请教孔夫子一年当中有几个季节。弟子大笑,一年有四季,这是小孩子都知道的事情,还用得着请教夫子。而那人却激动起来,说一年只有三季,怎么会是四季。

一年当中只有三季!“绿毛人”很坚定地说。

明明是四季,春、夏、秋、冬嘛。孔丘的弟子毫不退让。

俩人儿为此争论起来,“绿毛人”定要找夫子评判。

孔丘在屋里听见外面争吵就走了出来,弟子忙把原委说了一遍,又补充说道,一年明明是四季,他非要说是三季。

孔丘打量那人一番,判决道:你赢了,你说得对,一年只有三季。

那人得意起来,狠狠地盯了弟子一眼,满足地离开了。

而弟子却急了,老师你为什么这么说。

孔老夫子不紧不慢地说,你没见他浑身长着绿毛,明明是个三季人嘛。三季人只能经历春夏秋,冬天来了他就没了,他只懂得三季,你怎么跟他说四季的事情呢?跟一个只懂三季的人说四季的事情是说不清楚的。过了一会又说,意合而同,不同则退,这个道理不是没有对你讲过,凡事要动点脑筋啊。

在《人类的起源》一书中,作者也说过一件事。在山东文登的一家医院,有三位患者同住一个病房,其中一位患者叫隋振华,他的母亲读过《人类的起源》这本书,坚信宇宙人必定会派飞碟前来为她儿子治病。飞碟真的来了,当飞碟抵临这间病房的窗外时,将三束嫩黄的光射进病房,有两束打在隋振华的身上,另一束打在另一位对宇宙人和飞碟感兴趣的患者身上。结果隋振华和这位患者痊愈康复很快出院,而第三位患者因为对宇宙人、飞碟不感兴趣,也就没有受到光线的照射,当然也就没能得到有效治疗。我猜想,这第三位患者恐怕是犯了“三季人”的错误,虽未害人,却害己不浅。

世界上也许并没有生物意义的三季人,孔夫子之所以有“三季人”的说辞,缘由皆因对待知识的态度而起,尤其是对待闻所未闻的新知识的态度。比如“一尺之捶,日截其半,万世不竭”在先秦是很超前的思想,可当时的好多人并不明白这个道理,庄子发出“蟪蛄不知春秋”“夏虫不可以语冰”的感叹也许与此有关吧。细心一点即可注意到,孔夫子是在与“绿毛人”的对话中发现“三季人”的,没有这种对话语境,也就发现不了“三季人”的存在。

应该说,那第三位患者的身上肯定没有长“绿毛”,当然也就不是三季人,但肯定是犯了三季人的错误。这就提示我们,首先得“信”,不信,就难以得到,有点像不听话的学生评不上三好、不听话的员工评不上先进一样,究竟还有什么更深刻的道理,还得深入研究。当下生活中,像第三位患者那样的情况还真不少,都是熟人,称三季人是不合适的,但在新知识面前无论如何也不肯“脑补”的现象,称之为“三季人现象”总还是可以的。

我见到的三季人现象大概有以下几种:

1、思想保守。你跟他说现在有一个理论,叫“薄法平理论”,他微笑着,摆出一幅在听的样子,但在他已经建立起来的理论的或思想的框架面前,就像拳头打在棉花上,不起任何作用。想想也难怪,他一辈子的心血都凝聚于此,你若渗透进去,无疑等于让他从头再来,一辈子的心血似乎就要付诸东流,无论如何他是不干的,故而坚守阵地绝不退却。但你不得不佩服他微笑时的雅量,也不得不感叹人的多面性。

2、故步自封。沿袭已经形成的思维定式,因循守旧,你说神就是宇宙人,他就认为你是宣扬有神论。他还说你是看柯云路的小说看多了吧,小说你也敢信。而对于杂交起源、人的进化和发展、空间生命、普世思想、世界大同等学说更是听不进去,振振有词地坚持他已有的成见,就像三季人坚持一年只有三季那样。

3、不懂装懂。你刚一提到宇宙人和史前人,他就会说我知道,UFO就是外星人的飞行器,我们在研究外星人,外星人也在研究我们。而且佛早就说过,要我们多做善事争做好人,我刚为地震救灾捐了一笔款,我亲戚的病就是佛给治好的云云。滔滔不绝以至唾星四溅,让你无言以对。

4、置若罔闻。不管你怎么说,他就是不搭这个茬,反过来还安慰你要好好保重,还说,不论信什么都无所谓,只要你好好的就行,我们就放心了。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对于知识的传播而言,遭遇三季人现象,根本无法建立和谐的偶群关系,但我们毕竟不能像孔老夫子那样,人家不懂就不继续讲了,否则,我们国家还要宣传部门干什么?

三季人现象实际上是人的需要本性的潜质的反映。前不久我读过薛德震先生的《人的哲学论纲》,薛老指出:

恩格斯讲过,人是从动物发展而来的,所以,在人的身上,人性、人的本质、人的需要就带有兽性的一面,存在野蛮的一面。在人类迈向文明的进程中,人类依靠他所特有的反思能力、认识能力,经过不断的、无数次的反思和自我认识,不断地总结经验教训,不断地人化、净化、健康化、文明化自己的本性、本质和需要。人类从野蛮走向文明的一部文明史就是这种发展变化的证明。人类至今仍然处于这种进化之中,而且以更快的速度、更好的效果进化中。我们党所倡导的坚持以人为本,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就包含着这样的深刻的、丰富的内容。

薛老还指出:构成唯物史观大厦的基础的,不是意识、观念,某些范畴和原则,而是一个简单的、很明显的事实:人的需要的内在必然性。三季人现象,很可能就是因为传播与需要不一致而产生的“抵抗”或逆反,这里的关键在于,现在的人究竟需要什么?

按照马克思的观点,“一个很明显的而以前完全被人忽略的事实,即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就是说首先必须劳动,然后才能争取统治,从事政治、宗教和哲学等等”。正像人们不会撇开生存问题而去崇拜那些带不来任何实惠的神祗一样,在没有解决、改善或提升生活条件的情况下,人们决不会考虑意识形态领域的事情。哲学和利益,首选似乎永远是利益。

正如中央党校侯才先生在《当代中国哲学的境遇、自我理解和任务》中所说的那样:“哲学作为一种精神生活,需要一定的物质基础和前提。人们只有在物质生活的需要达到一定程度的满足之后,才有可能去更多地关注、追求和享受哲学这种精神生活。当经济的发展以及普通民众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依然是社会实践的迫切任务和首要目标时,哲学显然不会成为社会范围的‘显学’。”

侯才先生认为,我们现在正处于“一个从未在中国历史上出现过的、空前的物欲主义和功利主义时代。在此氛围和环境中,哲学显然难以受到守护和关注,哲学精神也难以得到滋养和生长。”(转引自《新华文摘》2013. 5

因此,尽管薄法平理论是“人类迈向文明的进程中”的一次深刻的“反思和自我认识”,但目前,要想使人们认识薄法平的认识,也只能像孔老夫子对待“三季人”那样,“你说得对,一年只有三季”。如何消除”三季人现象”,只能有待来日。

2011122草,2013425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EVOL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