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起源网


神人世界——薄法平理论的重要贡献




文/丁抒明(广西南宁)

当代哲学认为:人是在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中从动物分化出来,逐渐成为人的。这个发展过程至今仍在继续,从未终结。人和世界,就其关系而言基本上包含自然关系和属人关系两种。作为前者,人本属自然的产物,人产生以后仍然是自然的一部分,人的活动不能不受到自然的制约,甚至受到某些自然规律的支配。作为后者,人在自己的实践活动中形成了人和人的关系、人和自然的关系,这后一种关系往往表现为人通过运用自然规律而对自然力量的支配关系。【1】高清海先生在谈到这种情况的时候说:“人们在直观中达到的只是客体的自然世界,从思辨所把握的只是抽象的观念世界,而实践活动所面对的则是不仅生动具体而且具有多重意义的世界。”【2】这就告诉我们,我们生活其中的现实世界只有一个,但这个世界却由于人的思维活动和实践活动被“分割”成多重意义的世界。如:自然世界、属人世界、观念世界或者哲学世界、科学世界、神学世界,等等。

还有一个世界我们没有认识到,这就是薄法平理论所蕴涵的“神人世界”。

若从研究对象上看,薄法平理论研究的是人吗?不全是,是神吗?也不全是。这一理论的研究既涉及人又涉及神,并涉及人和神之间的相互关系。这就为我们展现了一个全新的研究境域,即“神人世界”。也就是说,不论怎样“划分”世界,也不论我们是否承认,它都存在。同“神人观”一样,《人类的起源》中没有提到“神人世界”这一概念,但这并不妨碍我们使用这一概念并就概念所容纳的内涵及外延进行研究。“当你学习了逻辑,懂得任何概念都具有‘内涵’和‘外延’两个最基本的逻辑特征,并自觉地从‘定义’和‘划分’两个方面去明确概念,陌生的概念就变得亲切了。”【3

“神人世界”里的神,不是有神论和无神论争论了多少年的那个神,而是实实在在地活跃在宇宙里的宇宙人;“神人世界”里的人,是实实在在地生活在地球上多少年的现代人。这样看来,神人世界给出的界域无非是研究宇宙人和史前人、地球人和他们之间的关系、人的实践活动。神人世界并不神奇,它实实在在地存在于我们这个世界之中,否则奇异事相就是不可理解的了;它又以残缺不全的或这样或那样的观念形态映像于我们的大脑和思维之中,只是我们以往没有认识到它的存在,或者若即若离地仅有一步之遥。

一、认识根基的彻底颠覆

神,是有神论和无神论的认识根基,双方之所以争论不休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在“有—没有”的环节上,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从“是什么”“是不是”来考虑,那会怎么样呢?薄法平认为只有解放思想、创新思维,才能打破认识禁区和条条框框,对神及“广泛存在于天地之间、存在于人类社会的各种特殊的、异常的、神秘的现象,作出令有神论者和无神论者、唯心论者和唯物论者都能够接受的科学解释”。【4】换一个角度其实就是思维方式的转换,用孙式立先生的话说就是“修正旧的认知模式,建立认知的新模式、新框架”【5】,而认知的新模式和新框架不可能依靠传统的认知结构和思维方式。正如王干才先生所指出的那样:随着科学的发展和人类实践领域的拓宽,人们对于客观辩证法本性的认识会日益丰富和发展,但拘囿于思维方式的限制,其内容多是量上的增加,加之先在的认知结构,要想获得根本性质的更新则是难以办到的。【6

对“神”这个语词的考据有助于我们对神这个事物的本质的认识。在西方,“神”的本义是“来自天上的人(们)”。【7】在我国汉语中,“神”的最古老的本义是“重”的意思,同时或稍后又有了“治”和“慎”的意思。【8】中外上古先民没有宇宙人和史前人的概念,他们以感性的直观形成了文字出现之前的宇宙人和史前人的观念,“神”这个语词的出现实际上就是这一观念的文字表达。汉语中“神”这一语词的另一层新意即神的现代意义的出现,与“人神分野”过程、西周初期推翻神治、人的自我意识的觉醒有着密切联系,这是一个极其漫长的历史文化的演变过程。所谓原始神话,应当是上古先民对于宇宙人和史前人的活动方式和事件的记忆和口述,年代的久远造成理解和感情上的隔阂,因而中国上古时代的确并无“神话”,自近代学者将“神话”这个语词引入之后,我国渐渐形成了神话研究的专门领域,汉语中“神”这个词,终于完成了它的意义演化。

两千多年来,孔子的“不语怪力乱神”【9】,扬雄的“神怪茫茫,若存若亡,圣人曼云”【10】等思想,影响着学者们在对待神的问题上几近形成这样一个态度:既然说不清楚,不如搁置不议,就对之不否定,也不肯定。如果说,我国上古历史上的“绝地天通”事件是开始了实际存在的人神分野的话,那么,马克思主义哲学对神和宗教的批判就是开始了思想观念上的人神分野。这两类分野至今也没有“分野”清楚。

在马克思时代,神的观念普遍存在于社会的各个阶层,仅从经典文本看,马克思主义哲学思维方式的建立肇始于对神或宗教的反思和批判。1842年,二十岁出头的马克思在一封信中说:“宗教本身是没有内容,它的根源不是在天上,而是在人间。随着以宗教为理论的被歪曲了的现实的消灭,宗教也将自行消灭。最后,我向他们建议,如果真要谈论哲学,那末最好少炫耀‘无神论’的招牌(这就像那种对一切愿意听他讲话的人保证自己不怕鬼怪的小孩一样),而多向人民宣传哲学的内容。”【11】按照张曙光先生的说法:“在这时,中学时代的那个以非人格的道德化身的神为最高尺度的马克思,已经成长为一个以合乎理性的自我意识为最高尺度的马克思了。那仍然属于旧世界的理论范畴的泛神论的神,在马克思宣告反对这个旧世界时也被一同破除了。”“神是人的非理性的自我意识的产物”,【12】这时的神,由于遭遇马克思的理性的抛弃,从此就成为人的理想化的人格的“定义”。也就是说,神不过是人根据人自身臆造出来的。马克思关于神的思想观点,对后世影响极大,中国神话学家和部分哲学家关于神的人格化或人格化的神的思想观点的产生,其根源或在于此。说马克思在人类哲学史上的贡献是对神的解脱未免失之偏颇,但马克思以实践唯物主义的观点击碎以往旧哲学沉醉于神灵的梦想当是无可争辩的事实。正如高清海先生所指出:马克思“把实践观点引进哲学,这就意味着要用现实的‘人’的观点去看世界、看人、看人与世界的关系,而不再像旧哲学那样,用神灵的观点或动物的观点去理解这一切。以往的哲学家以‘神目观’看世界,他们的天地是在彼岸;如果仅仅从‘观念屏幕’去看世界,得到的又和动物的生存世界无别。这就是旧哲学的根本局限。”【13】“人的观点”和“神灵的观点”成了新旧世界观的分界点。

马克思把神推向虚幻和人格化的境地,确认实际生活当中没有神,因为他已经从有神论转向无神论。

地球人“划分”了自己的属人世界和自然世界。但是现在看来,这“两个世界”无法解释众多奇异事相,更不能看到宇宙人和史前人的存在真相,以至人的整体世界图景不能不存在一个缺环,就此而言,神人世界是“两个世界”的必要“补充”。马克思主义科学性和革命性的本质,决定了马克思主义不可能否定天地之间有可能存在着宇宙人和史前人。【14】神人世界不是“神奇的虚构世界”,也不是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批判的“神灵世界”,而是以神人观所观察及涉猎的与属人世界、自然世界“并列”甚至能够包容其内的、反映宇宙人和地球人交互关系的现实的和观念的“世界”。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列举了哲学变革的十一条,其中第八条说:“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凡是把理论导致神秘主义方面去的神秘东西,都能在人的实践中以及对这个实践的理解中得到合理的解决。”马克思当然不是从神的意义上使用这组词语,而是指费尔巴哈哲学把“社会生活”弄得扑朔迷离的状态。历史发展到今天,我们这里只是借用他老人家的这种表达反思观察新问题新矛盾新事物的思维视角,退一步说,即使神人世界存有“把理论导致神秘主义方面”的倾向,实践的强大功能也足以克服,最终在实践中“得到合理的解决”。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神人世界仅仅是人的实践活动所包含的一种实践活动。

学者们对宇宙人也有所预见。吕大吉先生就说:“也许有一天,我们的科学家会在宇宙的某一空间发现某种比人类的智慧更高的存在,但可以断言,那也不会是超自然的存在”。【15】王干才先生也指出:科学世界是本然世界,神学世界是应然世界,对人来说,这两个世界都是真实的,不能简单地肯定或否定,“如果它们不具有真实性,在数千年中,人类为了切实地把握这两个世界,耗费了那样多的聪明才智,而且今后还要继续研究它们,就变成了不可理解和理喻的事了。”“科学世界作为单纯的自然世界,仅是对人的‘潜能世界’;神学世界作为纯粹的属人世界,只是人所向往的‘理想世界’。只有二者的结合和统一,才能构成人的现实世界,这就是哲学世界。”【16】然而遗憾的是,思想的火花毕竟未能点燃照亮神人世界的火炬,终与“新的发现”擦肩而过。

二、一个全新的研究境域

神人世界关注和探索奇异事相的发生及其蕴涵其中的主客体关系,以及人的进化和发展的理论和实践。这一新的研究境域有这样的特点:以发生在地球人视阈中的奇异事相为观察、探索对象,合理诠释隐藏其背后的实质;由于它来源于或取决于宇宙人或史前人的实践活动,因而神人世界又不完全属于地球人类;同地球人仅仅能直观所达相比,神人世界是宇宙人来去自由的领域。对地球人来说,“面对经验世界,高傲的主体性虽然仍需坚持,但仅仅靠内在的自身并不能很好地解决问题。”【17】因此,神人世界的研究领域是自然世界和属人世界的“补充”,也是人类自我否定的表现形式,与原有的两个世界互为渗透和熔融,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对这“两个世界”的超越,神人世界是地球人研究和走近宇宙人、史前人的“桥头堡”。

我们通常说的属人世界的本义是指人的活动世界,反映的是实践当中的人与自然的关系以及由此而产生的人与人的关系,而神人世界并非地球人的活动世界,由于宇宙人和史前人参与其中,应当把他们列为研究对象。宇宙人和史前人是活跃在另一个空间的人,他们作为另一个空间的活动主体,对于我们地球人具有完全的主动权,也只有当他们认为有必要让我们地球人感知他们的存在时,我们才能感觉到他们的存在。我们只能通过史前遗迹和奇异事相予以跟踪和探索。比如:第一,宇宙人或史前人的科技项目的实践过程被人们发现其中的一点或一部分(如加蓬核反应堆、飞碟);第二,宇宙人或史前人有意现身或引导(如韶山铜像揭幕仪式);第三,宇宙人和史前人事先设计而等待地球人破译的“机关”(如扶乩)等等。这里隐含一个特殊的“偶群”关系,即地球人和宇宙人的关系,我们不妨称之为“宇地关系”。“偶群是社会的基本结构,是动因与受因的交织体。”【18】不同空间的人互为主体和客体,而当且当“偶群”关系成立时,地球人和宇宙人才能构成一个不同时空的“偶群”。也就是说,他们的活动或踪迹有使地球人发现的故意时,他们是主体、我们是客体,同时我们的跟踪和探索又使我们成为主体、他们成为客体。这一“偶群”的存在,构成神人世界的“集合体”或曰新的社会存在。它既是现实的,又是观念的。其现实性,指奇异事相的发生时;其观念性,指奇异事相的消失后。

神人世界里的人是包括宇宙人、史前人、地球人、野人在内的“大写”的人,原本的属人世界显然无法展开研究。既然都是人,必定有相同之处,薄法平理论所展开的生命结构研究以及所发现的“精神体”,应当是研究“异中有同”的一个途径。精神体的发现,是从生命结构和“灵魂”开始的。自然界的发展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前提和基础,马克思早在1844年就指出:“自然科学往后将包括人的科学。”【19】马克思恩格斯在制定历史唯物主义原理时也做过关于人的分析:“任何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无疑是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因此第一个需要确定的具体事实就是这些个人的肉体组织,以及受肉体组织制约的他们与自然界的关系。当然,我们在这里既不能深入研究人们自身的生理特性,也不能深入研究各种自然条件—地质条件、地理条件、气候条件以及人们所遇到的其他条件。任何历史记载都应当从这些自然基础以及它们在历史进程中由于人们的活动而发生的变更出发。”【20】肉体组织及与自然界的关系是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说明马克思主义自然观以人与自然的关系为基础,只是由于当时的形势不允许展开相关研究。这里的“自然基础以及它们”,显然是指“自然世界”,而“在历史进程中由于人们的活动而发生的变更”,即转向了“人化的自然”即“属人世界”,自然包含着人,“变更”包含着自然,要想记载这两个世界的历史,既离不开“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更离不开“个人的肉体组织”的研究。

后来,也就是1858年,恩格斯在致马克思的信中说:“目前我正在研究一点生理学,并且想与此结合起来研究一下比较解剖学”;这是因为“使整个生理学发生革命并且首先使比较生理学成为可能的主要事实,是细胞的发现”。此时的恩格斯发现“黑格尔关于量变系列中的质的飞跃这一套东西”对于研究人体的结构“也是非常适合的”【21】;但毕竟因为现实斗争的需要没有深入下去。

《德意志意识形态》是18451846年间写的,一百多年来,哲学界始终没有人研究人的肉体组织,大概是认为那应当属于自然科学的事情吧。“一个种的全部特性、种的类特性就在于生命活动的性质。”【22】薄法平的研究发现:“人的诞生,是九维空间里宇宙人和史前人生命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产物,是宇宙文明的结晶。”人由物质体和精神体构成,物质体是人的物质生命,精神体是人的精神生命。“人就是指生活在宇宙适人星系和适人天体中的具有能动的认识自身、认识自然、认识宇宙的能力,并在此基础上改造自身、改造自然、改造宇宙的最高级灵长类动物,其生命形式是物质和精神高度发展的、高度统一的产物,是由物质体和精神体共同构成的有机统一体,是高度发展着的物质和精神的集合体的总称。”【23】精神的本质是物质,精神体“是一种尚未被认识的特殊物质”。精神在人类产生之后对于人的肉体的附着,不过是宇宙人通过地球人将“精神”呈现出来而已。精神体是与人的机体合二为一的共同构成人的生命的特殊物质体,不仅承载着宇宙能,而且能够实现与宇宙人和史前人的沟通,由此构成地球人与宇宙人相联系的媒介。人的种的全部特性、种的类特性的揭示,极大地丰富和深化了马克思关于人的生命活动的性质的思想。

可以看出,在理论研究上,薄法平没有重复马克思的路子,而是从人的生命结构的维度揭示了人类进化和发展及其终极归宿。宇宙人已经实现了“生命进化发展的最高形式”,并“彻底消灭了私有制,进入了大同世界和自由王国”。【24】这个大同世界和自由王国,就是地球现代人类的进化和发展的方向。显然,薄法平理论的这一趋向性引领,与共产主义即马克思所构建的“意义世界”具有同一性。这个同一性是必然的,或者换种说法,薄法平理论的引领趋向与马克思构建的“意义世界”是完全契合的,其异曲同工之妙绝非偶然。

人应当是“大写”的人。“人和自然的关系制约着人和人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又制约着人和自然的关系。”【25】人用什么样的思维逻辑理解人自己,那么人也就会是什么样子。薄法平理论从生命结构联系人类的进化和发展,人类必将首先实现思想上的大同,而思想大同是人类社会迈向世界大同的先导。

冯友兰先生曾经说过:“哲学的功用是训练人成为完人,完人的最高成就,是与宇宙合一。”【26】人的生命结构、人的进化和发展、人的种的“异化”和回归,人的“与宇宙合一”,是神人世界境域研究的一大特色,也是贯穿神人世界研究的一条红线。神人世界是哲学研究领域的一次转折,也是对传统研究的一个挑战。

三、地球人类的自我否定

属人世界以人的自我主体为中心,神人世界以人的自我否定为中心。这绝不是人的自贬、自弃、自毁,而是辩证法的内在规定如此。自我否定同时就是自我肯定。属人世界对人的自我主体性的肯定,也就包含着人的自我主体的否定。同样,神人世界对人的自我否定也必然包含着人的自我主体性的肯定。“辩证法在对现存事物的肯定理解中同时包含对现存事物的否定的理解,即对现存事物的必然灭亡的理解;辩证法对每一种既成的形式都是从不断的运动中,因而也是从它的暂时性方面去理解。”【27】人类就是人这种“事物”的既成形式,也具有发展(运动)过程中的“暂时性”,人的自我否定是人的进化的必经阶段,是不可回避的想绕也绕不过去的历史范畴。薄法平理论从宇宙文明的高度指出:“这是一个‘肯定—否定—再肯定—再否定—’和‘量变—质变—再量变—再质变—’的过程,是人这个特定物种完整的进化发展过程。”【28】人的进化发展和彻底解放必须廓清人的“暂时性”,马克思关于“人和自然界之间、人和人之间的矛盾的真正解决,是存在和本质、对象化和自我确证、自由和必然、个体和类之间的斗争的真正解决”思想,不能不包含着人的自我否定。【29】毛泽东即曾说过:我们说人类的灭亡,是有比人类更进步的东西来代替人类,是事物发展到更高阶段;(将来)也会有比马克思主义更高的东西来代替马克思主义。【30】人的自我否定是人的自我主体意识的更高自觉,也是薄法平理论认识宇宙人和史前人存在的根本意义所在。

我们需要树立自我否定的意识。“要精确地描绘宇宙、宇宙的发展和人类的发展,以及这种发展在人们头脑中的反映,就只有用辩证的方法,只有不断地注视生成和消逝之间、前进的变化和后退的变化之间的普遍相互作用才能做到。”【31】在人类的发展过程中,既然自我否定是必经阶段,那树立自我否定意识就是主动为新的人类的生成和旧的人类的消逝创造条件。我们同宇宙人在人格上是平等的,因而相互之间的关系不是“上下级”,更不是拜附于宇宙人的脚下称奴。宇宙人是“过来人”,他们已为我们树立起人的进化的“样板”,我们尊重他们,需要他们的引导。宇宙人对于地球人的设计里本身就有精神体的能动机制,他们不希望有着思维能动性的人成为靠外力操作的木偶,我们也“不信仰干预人类命运和行为的上帝。”(爱因斯坦语)如果说宇宙人以“杂交”技术制造地球人是一个庞大的实验活动的话,那么,以人的主观思维来克服自身以恶为特征的兽性,向宇宙人意义上的人性“回归”,就是这个实验活动的主要目的。在宇宙人那里,也许跟我们一样,也有“自然宇宙”“属人宇宙”的“划分”,因此他们制造地球人很可能也就是改造宇宙实践活动的组成部分。我们提出地球人类的自我否定,就是向宇宙人、史前人的主动“靠拢”迈出坚实的一步,也是重塑人的进化过程中的意识和信心。人性的完善是人的进化和发展的决定性因素,而自我否定的过程又决定着人性完善的激励和推进。共产主义不过是向宇宙人意义人性回归的结果。地球人的进化和发展是在宇宙文明的大背景下进行着的,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树立自我否定意识也就是树立神人世界观—宇宙观。当我们重新审视人类思想发展的全部历史和重新审视人类改造世界的全部作为的时候,我们就会发自内心地感觉到“这将是一门科学”(马克思语)。

我们需要鼓足自我否定的勇气。我们的哲学应当直面现实、敢于担当,不仅要为政治欢呼,也要为政治沉思,更要为政治进谏,就像当年的南京大学哲学教师撰写《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样。神人世界及其人的自我否定,不能以常识性的真与假作为判断依据,它以它的客观性及与之前马克思的一个精彩描述的耦合,共同向人们展现一幅新的画卷,马克思说:“在人类历史上存在着和古生物学中一样的情形。由于某种判断的盲目性,甚至最杰出的人物也会根本看不到眼前的事物。后来,到了一定的时候,人们就惊奇地发现,从前没有看到的东西现在到处都露出自己的痕迹。”【32】人的自我否定是对经过“亿万次”检验而构成的常识图景、科学图景乃至哲学认知的根据和规则的叛逆,但“否定”不是“改错”,而是“审视”的前提;从而,我们不仅应像恩格斯当年检讨自己对思维方式的研究不足那样,鼓足检讨学术的勇气;更应像四川学者黄奇逸先生敢于挑战甲骨文认证体系那样,重新审视甲骨学权威已经形成的认知体系。人类的思想就是在不断的叛逆和颠覆中得到深化。认识神人世界,树立人的自我否定意识,有一个敢不敢、能不能、行不行的问题,我们的哲学应当有这个勇气。

我们需要激扬自我否定的魄力。薄法平以其卓尔不群的理论勇气为我们树立了榜样: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有神论和无神论,就像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这种状况与人类奔向世界大同的共同理想背道而驰,只有完成自我超越,和人类历史的伟大变革,率先实现思想大同,才能最终实现全人类的世界大同。这是一场伟大的变革。我们不仅需要人的自我否定的意识和勇气,也需要人的自我否定的魄力。我们应当理解马克思,更应领悟马克思;我们应当回到马克思,更应走出马克思;我们应当重读马克思,更应弘扬马克思;现在的马克思,不仅需要辩护,更需要洗礼;不仅需要继承,更需要发展。这不仅是捍卫,也是超越。只有进入神人世界,以人的自我否定的辩证法思考领悟人的自我否定的真谛,才能思考领悟唯物论和唯心论、无神论和有神论能够统一的真谛,才能领悟人类为什么追求真善美的真谛,最终也才能从更高的理论层次上理解马克思以“类生命”为表征的生命观的多重之义。神人世界必将以人的自我否定为人类历史的伟大变革拉开序幕,人的自我否定也必将以神人世界的终极性为人类历史的伟大变革引领方向。我们要有踏入神人世界的勇气和魄力,以中国人自己的哲学,迎接人类世界的思想动荡、分化和变革。

这里也许用得着《心经》里的一句话:

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珂(大意为:去吧去吧,智慧地去吧,以智慧普度众人去吧,智慧的觉悟必然达到光明的彼岸)!

四、未来世界的一般哲学

神人世界并非薄法平理论的全部,而薄法平理论为神人世界注入的活力则有可能激发一般哲学的诞生。这是薄法平理论的一个重要贡献。恩格斯曾经对马克思的研究活动做过这样一个评论:“马克思把存在于事物和关系中的共同内容概括为它们的最一般的思维表现,所以他的抽象只是用思维形式反映出已存在于事物中的内容。”【33】套用恩格斯的用语,神人世界也是“事物和关系中的共同内容”之一,是可以被我们认识但不依赖于我们的意识而存在的存在,为“最一般的思维表现”的抽象营造了不可或缺的能动性与客观性相统一的现实基础。薄法平理论以“最一般的思维表现”将它们表现了出来。从这个意义上说,“那时,哲学不再是同其他各特定体系相对的特定体系,而变成面对世界的一般哲学,变成当代世界的哲学”。【34

高清海先生指出:“反思今天所处的时代和哲学理论的现状,我们就不能不承认,我们国家哲学理论的现状已经严重滞后于这个时代的要求和需要,时代的发展在迫切呼唤人们去创造真正表达时代精神的新的哲学。”【35】哲学家们痛心疾首的呼吁,使得每一个有责任感和事业心的中国人不能不给予认真的思考。

《南京大学学报》前不久发表著名哲学家劳思光先生题为《中国哲学研究之检讨及建议》的文章,在这篇文章中,劳思光先生对“中国哲学”的定义相当严格,他说:“一些人可以只谈希腊哲学,也可以提倡某一派现代学理论;但他们所谈论提倡的都不是中国哲学。”而“‘中国哲学’也不能等同于在中国人的地区中流行的哲学”,“我现在所说的‘中国哲学’,指作为中国文化传统一部分的传统哲学而言。”劳思光先生既不谈西方的,也不谈现代的,更不谈流行的,为什么非要谈传统的呢?这里的寓意极为深邃:有继承,才能有发扬,才能创新,才能发展,本土的谈不透,西方的、现代的能谈透吗?劳思光先生说:“我想指出一件明显的事实,就是:‘中国哲学’至今在欧美大学中多半不是属于哲学系的课程,而通常只算作中国研究或东方研究的课程。换句话说,所谓‘中国哲学’,在西方学人看来,并不属于哲学。”“此外,另一种较后起的‘中国研究’则纯以现代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问题为题材,带有相当的‘情报分析’的色彩。”从劳思光先生不带偏见的“情况反映”里,我们看到了“中国哲学”在国际社会的“形象”。

邓晓芒先生在分析中国哲学目前的处境时指出:中国哲学要有全球性思维,积极融入国际社会,“世界历史的巨轮把当代中国带入了一个普遍交往、相互融合的国际社会。远远地站在这个国际社会之外消极观望已是不可能的了。改革开放的大潮使中国人面临了一个生死攸关的选择:是继续闭关自守,还是向外进取,打入国际社会,充当一名积极的角色?在思想界、学术界也是如此:是继续自言自语,还是与人家对话,进入国际学术和人类思维的‘大文化’氛围?”“主要恐怕还是没有这样一种强烈的愿望:要了解别人,同时要别人了解自己;没有具备一种全球性的思维背景:自己的研究成果不光是某一民族、某一部门学术水准的标志,而且是全人类的思想财富。”【36

张一兵先生毫不留情地披露了国内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状况,“以实践哲学、实践人道主义和价值主体哲学等命名而形成的各种非文本诠释,已经成为马克思主义哲学‘改革’的一种显性思潮。依我之见,这是一场并未达及科学尺度的理论混战。”“这种研究状态犹如无根的浮萍,没有踏实的理论皈依,必然造成研究规范的瘫痪和科学讨论尺度的消失。”【37】看来,中国哲学还在“自言自语”,还没有达到像我们研究西方哲学那样而让西方学人研究我们也痴迷的程度。思想发展有一个规则,只有叛逆才能发展。如果永远循规蹈矩,那就永远不会从自言自语的状态中解脱出来,就永远没有中国哲学的一席之地,很可能就会在自言自语的唠叨中自消自灭。

不同学者的思想的契合是人类思想史上的智慧闪光。在西方有如摩尔根关于唯物史观的发现与马克思的惊人契合,在我国,当为中国哲学源头的大同思想影响深远,近代康有为和孙中山关于大同社会的设想,不能说与马克思的意义世界没有相似之处。冯友兰先生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就指出,“世界和平,人类合一”是“历史趋向的最终目的”。他举例说“马克思关于人类进步的学术”“与康有为代表的公羊学派学说之间,不无相似之处”。谭嗣同“既不知道黑格尔,也不知道马克思,照样指出了马克思主义者可称为人类进步的辩证性质的东西”。【38】但是,现在的中国哲学似乎很难找到与西方哲学的共同语言,正如劳思光先生所指出的那样:“当人们选取以‘真理’,‘有效性’、‘可证性’等等观念为基本观念的一套语言来看中国哲学时,便处处无法契合。而不幸的是:西方传统哲学语言正是这样一套语言。”【39

宇宙人是人不是神。这就明确告诉我们,宇宙人的本质和地球人是一致的,这种质的一致性,至少在人格上表明两个不同空间的人是平等的。马克思的“类生命”应当包括宇宙人和史前人。神人世界必将以它无比辽阔的境域,不仅将“真理”、“有效性”、“可证性”等观念内化于自己的坐标系中,而且也将以无比丰富的新的语言与西方哲学对话。

未来世界的一般哲学也将由此产生。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哲学正在世界化,而世界正在哲学化”。【40

20139月南宁

【注释】

1】《智慧之光—〈形而上学〉研究》,参见“序言:哲学的秘密在于人”,王干才著,中央编译出版社,200710月第1版。

2】《哲学与主体自我意识》第164页,高清海著,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12月第1版。

3】《孙正聿哲学文集—属人的世界》第208页,吉林人民出版社,20071月第1版。

4】《人类的起源》第45页,薄法平著,云南人民出版社,201111月。

5】同上,序一。

6】《实践思维—马克思主义哲学当代形态研究》第133页,王干才著,中央编译出版社,200710月第1版。

7】《人类的起源》第82页,薄法平著,云南人民出版社,201111月。

8】《尔雅》。

9】《论语·述而》。

10】《法言·重黎卷》。

1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7卷,第436页,第2版。中国社会科学网。

12】《人的世界与世界的人—马克思的思想历程追踪》,第8586页,张曙光著,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9月第1版。

13】《哲学与主体自我意识》,第200页,高清海著,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12月第1版。

14】《人类的起源》,第655~656页,薄法平著,云南人民出版社,201111月。

15】《宗教学通论新编》第63页脚注,吕大吉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12月第1版。

16】《智慧之光—〈形而上学〉研究》,参见“序言:哲学的秘密在于人”,王干才著,中央编译出版社,200710月第1版。

17】《追寻主体》第121页,刘森林著,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812月第1版。

18】《社会心理学的生理基础》第60页,周信铭著,中山大学出版社,19905月第1版。

19】《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128页。

20】《马克斯恩格斯全集》第3卷,第2324页。

21】《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第163164页,人民出版社,200912月第1版。

2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第273页,人民出版社,200210月第2版。

23】《人类的起源》第188171页,薄法平著,云南人民出版社,201111月。

24】同上,第514页。

25】《为马克思辩护》第69页,杨耕著,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10月第1版。

26】《哲学的精神》第78页,冯友兰著,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11月第1版。

27】《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第112页,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28】《人类的起源》第723页,薄法平著,云南人民出版社,201111月。

29】《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第297页,人民出版社,200210月第2版。

30】《毛泽东文集》第八卷,第391页,人民出版社,19996月第1版。

3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362页,人民出版社,19956月第2版。

32】《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第284页。

33】《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第523页,人民出版社,200912月第1版。

34】《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上,第220页,第2版。中国社会科学网。

35】《人的“类生命”与“类哲学”》第8~9页,高清海、胡海波、贺来著,吉林人民出版社,199810月第1版。

36】《思辨的张力—黑格尔辩证法新探》第45页,邓晓芒著,商务印书馆,200812月第1版。

37】《回到马克思—经济学语境中的哲学话语》第2页,张一兵著,江苏人民出版社,20098月第1版。

38】《哲学的精神》第71页,冯友兰著,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11月第1版。

39】《新华文摘》,201313期第37页。

40】《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上,第220页,人民出版社,2002年第2版。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EVOL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