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起源网


吴丽萍:跨越时空的联想





文/吴丽萍(新疆乌鲁木齐)

古往今来,有多少哲学家就有多少种诠释世界的方式方法。一部哲学史就是人类追求“真理”的历史,而人类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追求“真理”的脚步。在“真理”的问题上,哲学史上争论最多的话题莫过于上帝存在与否。

一代一代哲学家对有关上帝的存在的证明旨在使人类对上帝不只是一种盲目的信仰,而在于寻求对宇宙智慧——上帝的理性的、合乎逻辑的解释。当代学者薄法平先生提出了“宇宙人”这一概念,认为上帝就是宇宙意义上的人,纵观薄法平理论体系,便可以发现,“宇宙人”这一概念不啻是对上帝的最新、最接近宇宙智慧本相的解释。

二百多年前,康德把关于上帝存在的诸种证明归结为三大类:本体论证明、宇宙论证明、目的论证明。尽管安瑟莫尔的本体论证明,托马斯·阿奎那的宇宙论证明 、目的论证明都是哲学中形而上的一种逻辑论证,难免有不能自圆其说之处,但我们依然可以看到先哲们对宇宙运动变化发展规律的洞悉,对自然界、人类社会自然次序的把握;而康德的道德证明则是把道德法则作为纯粹实践理性的“公设”,为上帝的存在找到了“原生地”;“帕斯卡尔的‘赌注’算不上关于上帝存在的‘证明’,充其量是通过不信上帝可能产生的后果‘胁迫’人们信仰上帝”【1】,这些也足以说明,哲学家们为了人类的精神有所依托,为了人们做个善良、真诚、谦虚、感恩、有道德的人,为了人类社会能够正常有序的发展,更为了探索宇宙和宇宙智慧的本相,而不惜呕心沥血地钻研。

纵观国家、民族、各朝各代的发展演变以及作为人这个个体在社会中的存在,充分证明了信仰存在的重要性和必要性。而一个没有信仰的国家、民族或个人都是很可怕的,这方面的例证不需要一一列举,俯拾皆是。而哲学这门学科就是在这些先哲探索宇宙万物自然次序的过程中诞生的。试问,我们现代人类对宇宙自然次序的把握又是怎样的呢?面对先哲给我们揭示出的宇宙万物的规律,我们只有汗颜且无地自容。美国哲学家弗兰克·梯利在评价古希腊时期形成的世界观时说到:“我们不能用今天的标准来衡量而贬低它……从当时的观点来看,人们最初努力了解世界而形成的这种世界观,显然是划时代的事件。”【2】因此,关于上帝存在的这几种证明,尽管有其不完善之处,但它依然闪烁着理性的光芒,对后世人类行为的规范、道德的提升以及人类社会的发展起着不可磨灭的贡献。

沐浴在这些古圣先哲的理论思想中,我时时被他们那超越自身时代的理性思想的光辉所笼罩、所吸引,更被他们那超凡的智慧所惊异。而我这种惊异也早已流露在雅斯贝尔斯的笔下。雅斯贝尔斯把人类历史分为四个时期:史前、古代文明、轴心期和科学技术时代。其中在“轴心期”(公元前800年至公元前200年)影响世界历史进程的“导师”或“先知”相继出现:中国的老子、孔子、墨子和庄子等;印度的《奥义书》和佛陀;伊朗的查拉图斯特拉;巴基斯坦的伊利亚、耶利米等;希腊的荷马、巴门尼德、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阿基米德等。“这些发展最初彼此独立,它们之间肯定没有真正的交流和互相刺激”【3】,“我常感到,轴心期全貌未必仅仅是历史巧合所造成的幻觉。相反,它似乎是某种深刻的共同因素,即人性的唯一本源的表现”【4】。这就是“轴心期”的“神秘之处”,也是后世的哲学家称谓的哲学史上的“历史之谜”。人类进入二十一世纪,对于“轴心期”的“神秘之处”即“历史之谜”,薄法平先生在他的著作《人类的起源》中给出了明确的答案,即:“古人的思想不是空穴来风”【5】、“左右人类发展的重大思想系同出一源”【6】——宇宙人。这不但解开了我们普通读者的疑惑,也解开了当年雅斯贝尔斯的疑惑,即:“人性的唯一本源的表现”——宇宙人。薄法平先生在他的鸿篇巨著中不仅解开了“轴心期”的“神秘之处”,而且还解开了古今中外、自然界、人类社会及宗教中出现的各种各样的神秘事相,因为它们都是“人性的唯一本源的表现”——即来自宇宙人、史前人的物质活动。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李超杰曾说:“在一定意义上,哲学没有新问题,只有讨论问题的新方法和新角度”【7】。在《人类的起源》这部巨著中,薄法平先生探讨论证的依然是宇宙人(即上帝)存在与否的问题,它不仅是古人的问题,也是我们现代人的问题。这个复杂、沉重、敏感的问题,关系到人类从哪里来、未来到哪里去,关系到人类社会今后能否正常、和谐、有序的向前发展,关系到未来人类文明、地球文明的发展演变。在论证这个问题时,薄法平先生突破以往哲学家关于上帝存在的形而上的逻辑论证,颠覆传统科学的实证法则,以务实、无畏的精神,彻底解放的思想以及对普世宗教独到的理解,利用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作为手术刀、作为锐利的武器进行分析、推理、论证,其逻辑严密、证据充足,环环相扣、步步解密,最终提出了宇宙人(即上帝)及其九维空间的客观存在,提出了世界的本源是宇宙人,宇宙人是世界活的本源,是宇宙活的本源。这一结论振聋发聩、惊世骇俗。而薄法平先生的这一探索手法和探索思路恰恰也印证了古希腊先哲所说:“辩证法是唯一的这种研究方法,能够不用假设而一直上升到第一原理,以便在那里找到可靠根据的”【8】,并且还说道:“只有辩证法有能力让人看到实在”【9】。李超杰教授说到: “(大写的)哲学家本人有着一种得天独厚的地位,因为他们知道这样的实在是什么”【10】。那么,(大写的)哲学家有着怎样的“得天独厚的地位”“有能力让人看到实在”呢?薄法平先生在《人类的起源》中同样给出了答案,即:伟人、巨人、大思想家、大哲学家的精神体直接来源于宇宙人,“他们的创造力与生俱来,生命运程是宇宙人直接设定的,注定为人类社会的发展进步作出历史性贡献”。【11】人类社会历史的发展就是这样在宇宙人的设定和安排下,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以自己的精神体降临某个婴儿身上即诞生人世间的伟人、巨人,大思想家、大哲学家和大科学家,由他们创立的超前思想、先进理论引导人类历史向前发展,推动人类社会不断进步。这恰如中国先哲所说“天降下民,作之君,作之师,惟曰其助上帝宠之”【12】。

薄法平先生在其著作《人类的起源》中,通过追问人类的过去,分析人类的现在,探索人类的未来,层层揭示宇宙真相的过程中,提出了一系列新理论、新思想,这是人类历史发展的必然,也是人类思想发展的必然,正如恩格斯说:“每一时代的理论思维,从而我们时代的理论思维,都是一种历史的产物,在不同的时代具有非常不同的形式,并且因而具有非常不同的内容。”

梯利说:“评价一种思想体系,必须着眼于它本身的目的和历史背景,着眼于同它直接的前身和后继的体系相比较,着眼于它的前因后果以及由它引起的发展。”【13】薄法平先生在《人类的起源》中所确立的“大人类、大宇宙、大唯物的宏观科学思想体系”【14】,其目的旨在促进人类思想的统一,即:唯物和唯心的统一,有神和无神的统一,科学和宗教的统一,物质和精神的统一,普世思想的统一,其目的旨在促进人类早日消除民族分裂、种族隔阂,消除民族压迫、种族压迫及其各种战争,最终实现世界大同即共产主义。其历史背景则是,人类在几千年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只注重了物质和精神的对立,而忽视了物质和精神的统一;人类只观察到这个丰富多彩、瞬息万变的物质世界,而没有能力感悟和觉察宇宙中还存在着浩瀚神秘的精神世界。人类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在这个物质世界中驰骋,致使科学精神无限膨胀,科学发展出现伦理悖论,最终导致人类社会出现众多的危机。地球家园正在毁灭,人类已在命悬一线的边缘,其原因就是人类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由于物欲的不断膨胀逐渐在远离自己的精神家园,业已成了无家可归者。这一庞大的科学思想体系是站在宇宙的高度,俯瞰地球、俯瞰人类提出的,它在为现代科学诊病把脉,为现代人类寻找精神家园指明方向,这一科学思想体系将“为人类的未来提供无穷的探索空间和发展空间”【15】,人类精神将会由此得到净

化和提升,人类文明将会获得史无前例的飞跃和升华。

黑格尔在《开讲辞》中的一段话非常能够代表我阅读薄法平先生的著作《人类的起源》后激动澎湃的心情,先抄写如下,以此共勉:

“让我们共同来欢迎这一个更美丽的时代的黎明。在这时代里,那前此向外驰逐的精神将回复到它自身,得到自觉,为它自己固有的王国赢得空间和基地,在那里人的性灵将超脱日常的兴趣,而虚心接受那真的、永恒的和神圣的事物,并以虚心接受的态度去观察并把握那最高的东西。”【16

201575

注释:

1】《哲学的精神》第229页,李超杰著,商务印书馆出版,2010年。

2】《西方哲学史》第13页,梯利著,商务印书馆,1995年。

3】《历史的起源与目标》第23页,雅斯贝尔斯著,华夏出版社,1989年。

4】同上书,第20页。

5】《人类的起源》第47页,薄法平著,云南人民出版社,201111月第二版。

6】同上书,第47页。

7】《哲学的精神》第6页,李超杰著,商务印书馆,2010年。

8】《亚里士多德全集》第七卷第157158页,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3年。

9】同上书,第160页。

10】《哲学的精神》第368页,李超杰著,商务印书馆出版,2010年。

11】《人类的起源》第256页,薄法平著,云南人民出版社,201111月第二版。

12】《尚书》。

13】《西方哲学史》第13页,梯利著,商务印书馆,1995年。

14】《人类的起源》第7页,薄法平著,云南人民出版社,201111月第二版。

15】同上书,第752页。

16】《哲学史讲演录》第一卷第3页,黑格尔著,商务印书馆,1959年。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EVOL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