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起源网


樊超:漫谈“物质唯一论”与薄法平理论精神




漫谈“物质唯一论”与薄法平理论精神

新疆库尔勒  樊超

从苏格拉底的“理念世界”,到屈原笔下的诸多“天问”。从基督教世界中的“上帝创造世界与人”的种种述说,到斯蒂芬•霍金在《时间简史》中描绘的奇妙宇宙,人类对世界本原的思考从未停止。针对这一问题的答案,历代哲人可谓绞尽脑汁,提出的结论自然也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世界的本原究竟是什么?也就是我们所处的无限多样的现实世界,有没有共同的本质和统一的基础呢?哲学是伟大的,因为它总是对天地与人生进行着超越时代的思考。

当代著名学者、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薄法平先生,在继承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对世界本原的认识的同时,结合当下,在哲学界首次提出了 “物质唯一论”的哲学思想。这一观点是在人的漫长恒定的思考史中,针对世界本原问题所留下的又一个重要的思考结晶。

“物质唯一论”是薄法平先生对“唯物主义一元论”的最新发展,是唯物主义的最新阶段,薄法平先生“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去认识物质世界及其物质现象,同时坚持运用这一基本原理去认识精神世界及其精神现象,始终坚持宇宙、地球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一切物质现象和精神现象都是物质的不同表现形式”,【1】并且在坚持完全彻底的可知论的基础上提出了“物质唯一论”这一崭新的哲学命题,薄法平先生在其著作《人类的起源》对“物质唯一论”是这样定义的:物质唯一论“是指始终坚持宇宙、地球自然界和人类社会中的一切事物包括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在内都是物质的,包括宇宙人即神、史前人即仙及其物质活动在内都是物质的不同表现形式。”【2

马克思主义将以往哲学家们对世界本原的认识分为了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两大阵营。我们知道,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对世界本原这个问题作了根本相反的回答。唯物主义认为世界是物质的,世界统一于物质,精神是物质的产物和反映,主张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物质是一切事物、现象的共同本质和统一基础;唯心主义则强调人的主观精神如感觉、经验、心灵、意识、观念、意志等对世界的反映和认知,认为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人的这些主观精神的显现。主张意识第一性,物质第二性。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针锋相对,彼此争论不休。

一部分哲人认为,正因为人有了意识,才有了这大千世界。比如很多东方宗教都说,人的心念动了,这个世界才存在。世界是人心变现的结果。如若真是这样,那同一件东西,不同的人看了必定会有极大不同的结果,也许这个杯子在你看来是圆柱形的,但在别人看来就是三角形的,但我们知道事实并不是这样。人的感受器官相同(除非是色盲或者患有其他疾病的),他看到的事物在表面上(颜色、大小等性状)就一定相同,不同的只有他观念中折射出来的东西(人的观察角度、审美角度不同)。你不看它,它照样还是存在,它的性状不会以你的意志为转移。还有很多哲人走向了另一个极端,认为先有物质后有意识,意识是物质的产物。他们跟唯心主义一样,都陷入到了将物质与意识对立起来的物质意识二元论的怪圈中。

马克思主义对世界本原的认识则超越了过去传统唯物主义那种完全将物质与意识对立起来的理论怪圈,用全面、唯物、辩证的科学视角来看待世界本原问题。其基本观点是:世界的本原是物质。物质决定意识,意识是对物质的反映,意识对物质有能动的反作用。因而物质与意识的关系不是完全对立的,而是既对立又统一的。这样联系地、全面地、辩证地看待物质与意识的关系,便终结了过去传统的、机械的唯物主义对于物质与意识之间关系的孤立、片面地看法,从而发展了唯物主义,使人们对世界本原的认识又向前进了一步。

当然,在马克思之后也曾有不少学者致力于物质与精神相统一的研究,但始终摆脱不了唯心主义和有神论的束缚,成为不可知论者,走到马克思主义的对立面去了。

薄法平先不仅继承了马克思主义对世界本原的认识,并且坚持始终用马克思主义的方法论,对传统的唯物主义进行发展,明确了意识的物质特性。意识并非仅仅是对物质的反映,同时也是物质运动的不同表现形式。这就是“物质唯一论”的“唯一”二字所强调的东西。物质也好,意识也好,它们都属于物质,从本质上讲没有区别。

在薄法平先生看来,物质与意识之间的关系并不是相互对立的,两者从本质上讲应是同一的。意识是物质运动的一种表现形式,它本来就是物质的。意识既然是物质的,那么它必定可以反作用于物质。现代医学发现人脑的思维活动的过程其实是一种电磁波持续被释放的过程。美国生理学家厄兰格和加塞因为发现脑神经细胞的电特性而获得了1944年诺贝尔医学与生物学奖。而且现代医学研究证明,人的情绪健康的程度关系到人身体健康的程度。这些事例都证明了意识同物质一样,是可以转化为能量,是可以反作用于客观环境的。试问,如果意识仅仅是人的大脑对物质的反映,或者是其他什么虚无的存在,那么意识还能有如此大的功力吗?

薄法平先生在其理论著作《人类的起源》中,对贯穿于全书的理论思想——“物质唯一论”的诸多内涵,做出了全面的阐述。即从物质唯一论出发,去认识宇宙、自然界与人类社会,认识物质世界与精神世界,认识一切未解现象,并把精神世界作为物质的特殊表现形式来研究,从而发现和揭示了宗教中的“上帝”“佛祖”“菩萨”“天仙”等“众位神仙”的是掌握了星际航行技术,拥有远超于地球人类智慧与实践能力的“宇宙人”和“史前人”。这个结论超越了唯物与唯心的矛盾,无神与有神的矛盾,宗教与科学的矛盾,具有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为人类迈向大同奠定了思想基础和哲学基础。

过去的人类囿于认知水平的低下,不能洞悉那天地间普遍存在的超越人类认知水平的自然现象和超自然现象,把打雷下雨、虫鸣鸟动,以及UFO活动、“灵魂”活动、超高智慧生命体活动等现象归结于“鬼神的运作”、“上帝的显灵”。但人们又说不清“鬼神”“上帝”到底是什么,于是便不自觉地把“鬼神”“上帝”同“普遍的物质运动形式”对立起来,认为“鬼神”“上帝”是“超物质”的,是“不可捉摸、不可言说”的,使人们对这些现象的认识受到局限。薄法平先生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认识论和“物质唯一论”,以发生和出现在地球人视阈中的奇异事相为观察、探索对象,合理诠释隐藏其背后的实质:这些事相来源于或取决于“宇宙人”或“史前人”的实践活动,是这些超高级智慧人类——“宇宙人”和“史前人”改造地球,引导地球人类文明的具体表现。

“物质唯一论”的诞生,真正结束了人类历史长达千年的唯物与唯心、无神与有神、科学与宗教之争,因为“鬼神”“上帝”“灵魂”“心念”等现象的本质被我们说清楚了,一切都是物质活动,都是物质运动的不同表现形式。

“物质唯一论”揭示了人类的进化的真正内涵和动力,即人类的进化从根本上是人“精神体”的进化。在地球文明中,我们所谓的人的“灵魂”从本质上讲是也是一种特殊物质,薄法平先生将其命名为“精神体”,与之对应的则是人的躯体,即“物质体”,两者有机统一,缺一不可,是“人”这一伟大物种的两大构成要素。与“物质体”一样,“精神体”从本质上来讲都是物质,只是其运动方式与表现形式与“物质体”不同。“精神体”是人的精神要素的全部承载,并且具有一定的质量和能量,是人这部“电脑”的“操作系统”,人得之则生,弗得则死。在地球自然规律的作用下,人的“物质体”会出现生老病死的现象,而与“物质体”有机、紧密结合的“精神体”,自然也会随着“物质体”的生老病死而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当人死亡后,其“精神体”并不会随着“物质体”的死亡而消失,而是在“宇宙人”和“史前人”的修复与引导下,其野蛮落后的部分被剔除,一些更符合新时代特征的特质被添加进去,然后使其再次与新生婴儿的“物质体”结合,从而推动人类社会不断向前发展。所以,宗教中所谓的“对灵魂的审判”过程就是“宇宙人”对已经脱离“物质体”的“精神体”的修复、再造过程。千年来人的躯体并无太大变化,人类之所以能在短短数千年由茹毛饮血的蛮荒状态进化到上天入地的发达境界,充分说明人类进化最根本的动力不是人的“物质体”,而是来自于人的“精神体”。因此,地球文明的进化旅程并不是漫无目的、毫无方向的,而是在“宇宙人”和“史前人”的引导下,在人的“精神体”的不断进化中,向着更加全面、自由、开放的方向,向星际文明,乃至宇宙文明进化而去。

“物质唯一论”的又一个重要贡献在于,它进一步完善了人类的世界观,构建了人类全新的宇宙观。人类不是孤立存在在地球上的高等灵长类动物,而是与宇宙间无数人类相关联的一棵宇宙智慧生命之树上的一个构成要素。从时间的纬度上讲,“物质唯一论”为我们构建起了“宇宙人类——史前人类——现代人类——原始野人(未来人类)”这一大的人类进化图谱。从空间的纬度上说,“物质唯一论”则为我们构建起了“全宇宙级人类文明(宇宙人)——星系间航行级人类文明(史前人即具有超高星际飞行技术的外星人)——生活在行星上的人类文明(现代人类及尚未掌握星际航行技术的外星人)——尚未脱离动物本质,但具有一定精神因素的,即将进化成为人类的准人类(原始野人及其它适人天体上的准人类)”这一大的宇宙观图谱。

同时,“物质唯一论”还明确了人类存在的价值,进而完善了人的价值观念。未来的人类必定是更自由、更开放、更智慧、更优秀的。当今社会,不管我们的价值观再怎么多元,我们每个人所选定的最终价值,必定是用自己的心念与行动,从自己的特性出发,不断向“真、善、美”的方向,即向着“史前人” 和“宇宙人”的方向进化而去。因此,“物质唯一论”使得人类确立了自身进化的目标。有了目标,自然就有了行动的方向和动力。人类社会也将因“物质唯一论”和它背后的整个宇宙以及薄法平理论体系而得以再次飞跃。

薄法平先生所提出的“物质唯一论”是基于这个时代所提,又超越了这个时代所知的。构建起“物质唯一论”背后是继承了古典唯物哲学中的优秀思想,充满着科学、辩证、唯物与战斗精神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思想。聚沙成塔塔成空,实地才能起高楼。正是掌握了富有科学、理性的时代特征的马克思主义方法论,始终站在科学与唯物的立场上,薄法平的“物质唯一论”才能够结合人类已有的认知经验,并能从纷繁复杂的客观世界中科学、准确、全面的把握种种现象及观念背后的那些本质的东西,进而提炼、归纳、总结出了“物质唯一论”这一重要的哲学论点。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七•一”讲话中提到:“时代是思想之母,实践是理论之源。实践发展永无止境,我们认识真理、进行理论创新就永无止境。”

马克思主义具有与时俱进的品格。所以,马克思主义不是停滞不前的,而是随着时代的发展而不断发展着、完备着,不断以新的经验、新的知识、新的结论丰富自己。马克思主义之所以能够指导我们不同历史时期的革命和建设的实践,就是因为它不是固定不变的教条,而是能够与时俱进的学说。

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和解放是马克思主义的核心问题。在此征程上,对世界本原的认识的发展不仅是马克思主义与时俱进的需要,也是人类的自我解放的需要。

“物质唯一论”正如它灵魂上的母亲马克思主义一样,是一种基于时代的,不断发展的,可以在广泛的实践中不断解放人类本身的新观点、新理论。“物质唯一论”是当下人们认识中的一个重要的方法论,是当今哲学界诞生下的又一个宝贵的理论产物,对人类社会具有非凡的引领作用。因而认识并实践“物质唯一论”,就是薄法平理论的存在价值与精神所在。

注释:

1】薄法平.人类的起源[M].云南:云南人民出版社,201111月第1版:730.    

2】薄法平.人类的起源[M].云南:云南人民出版社,201111月第1版:737.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EVOL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