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起源网


关于中国UFO科学研究组织未来展望的报告




关于中国UFO科学研究组织未来展望的报告

(二0一二年四月二十一日)

中国UFO科学研究学会筹委会副会长 薄法平

各位先生、各位女士、同志们、朋友们:

今天,我们有幸坐在这里,讨论中国UFO科学研究组织的筹备工作,这是我们的荣幸。我们这里凝聚了中国UFO研究界的精华,是中国UFO研究事业的脊梁,我们挑起的是中国UFO研究大业的重担,探究的是宇宙文明和地球文明的交汇,承担的是中华民族的未来和希望。

中国UFO研究几十年来,取得了了不起的成就。UFO在中国,由不为人们所知,到为人们所熟知;从名不见经传,到人们口口相传和载入史册,成为街谈巷议的话题,这就是UFO研究几十年所取得有目共睹的成就。

人类的未来走向,在于与宇宙文明接轨。我们研究UFO和地外文明,就是为了探究与外星文明建立联系,与宇宙文明接轨的方式方法。实现与先进的宇宙文明接轨,是地球人类文明向更高级文明跃进的突破口。包括美国、俄罗斯、英国、法国、日本在内的世界各主要国家,都在积极探索与外星文明建立有效联系的方式方法。

我们的事业是前无古人的,是无比辉煌的。因此,芸芸众生还不能够给予普遍理解。我们的科学研究之路,将会不断地面临新的困难和障碍,各种各样的不理解、不信任可能会长期伴随着我们。

人类进入了21世纪,中华民族面临着腾飞。一个在与宇宙文明接轨的竞争中落伍的民族,是不可能展翅腾飞的。为了使中华民族在与宇宙文明接轨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如何使中国的UFO科学研究工作更上一层楼,就成为摆在我们面前的重要课题。下面我谈谈初步设想,也是下一步工作的指导思路。

一、开阔视野,拓展空间

回顾UFO研究工作30多年的历程,我们一路走来,艰辛和荣誉同在,心血和汗水交织,中国UFO研究事业的发展举步维艰。

纵观中国UFO事业发展艰难的重要原因,有外部环境因素的困扰,也有内部因素的制约。其中,我们的视野不够开阔,是制约自身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

群众是永不枯竭的源流。任何一个事业,只要广大民众积极地参与了,这个事业就能够发展繁荣。反之,如果背离了广大民众,任何事业都是注定不能成功的。为了促进中国UFO事业的发展,我们应当开阔视野,积极拓展空间。耶稣说过:不反对我们的人,就是我们的朋友。我们应该积极寻求发展,不但吸引更多的有识之士加入UFO研究者的行列,也要吸引更多的普通民众加入UFO研究爱好者的行列中。这就是UFO事业发展的群众路线。只要群众路线实行了,走对了,中国的UFO研究事业就会后继有人。我们举办一些学术活动,就会有规模、有群众影响,就会避免只有几个专家学者孤独弹唱、没有群众喝彩的尴尬局面。

毛主席说:群众是真正的英雄。群众里面有人才,忽视群众是不对的。许多普通民众的子女、子孙都是受过很好的高等教育,很多人在党政军、学术界、理论界、教育界以及新闻界等领域工作,他们都是潜在的UFO爱好者。如果我们把群众工作做好了,把发展会员的工作做好了,UFO研究事业的发展空间也就拓展开了。

我们应当摒弃过去那种必须具有某某学历、某某职称才能入会的条条框框,摒弃画地为牢,摒弃自我禁锢和自我约束。中国的UFO研究事业,既需要高级知识分子和专业研究人员的加入,需要他们作为UFO研究事业的领导者和领军人物,也需要一大批普通UFO爱好者的积极参与和大声喝彩。形成既有高级知识分子,也有工农商学兵各界人士及普通劳动者参加的具有中国特色的UFO研究队伍。

二、多措并举,寻求突破

如何具体促进中国UFO研究事业的发展呢?我认为,可以从以下几方面入手:

第一,创造条件,开展经常性科普讲座。杜振武等很多老同志都经常应邀为一些中小学校举办UFO科普知识讲座,金帆同志还应台商邀请在东莞等地举办UFO·外星文明展览和学术讲座等,香港飞碟学会的学术会议和学术讲座也扩大了中国UFO研究事业的国际影响。邓小平在谈到中国足球时有一句名言“足球要从娃娃抓起。”因此,UFO和外星文明研究也要从娃娃抓起。UFO学术讲座进课堂,是非常值得研究和认真对待的重要工作。

第二,要走出去,和新闻媒体广交朋友。中国民间UFO研究事业陷入困境,UFO研究事业知名度有待大力提升。形成这个局面的重要原因,除了大环境的制约以外,各地UFO研究者与新闻媒体的关系比较疏远,或者说根本就没有建立直接联系,这是制约中国UFO研究提高层次、制约进一步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因此,我们应当下一番功夫,和各地新闻媒体广交朋友,主动为新闻界提供新闻素材,参与制作UFO节目等。我们与新闻媒体广交朋友,UFO新闻和UFO学术成果经常见诸报端网络等媒体,有利于开展科普宣传活动,有利于破除公众对UFO的恐惧感和神秘感,有利于建设和谐社会,促进经济社会和谐发展。

第三,与时俱进,大力发展新会员。要加大发展会员的力度,把那些对未来科学、对宇宙、对人生、对外星文明感兴趣的人,吸收到我们的研究者、爱好者队伍里来,作为我们的会员,壮大UFO研究的群众基础。

第四,举办经常性“跳蚤型”学术活动。多年来,中国UFO研究界举办过很多学术会议,使得UFO在中国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影响,有了一定程度的知名度。随着交通、食宿等社会生活成本的不断提高,举办全国性的学术会议的成本越来越高,会员参加学术会议的成本也越来越高。许多普通会员都十分关注UFO科学研究事业及其最新发展动态,各地会员非常期盼有机会聆听我国UFO研究界上层人士的学术讲座,了解最新的国际UFO研究动向等等。但很多普通会员既没有机会,也没有经济条件参加全国性UFO学术会议。今后,我们要努力做到,既能够让各地会员节省开支,又能够让各地会员有条件参加一些小型的UFO学术会议,有机会聆听UFO专家学者的学术报告,开阔视野,增长知识。我建议,各地分会应当考虑在本地举办经常性的小型UFO学术活动,即“跳蚤型”学术会议,主要由当地会员参加,我会主要领导和其他地方的UFO学者们,都可以应邀作学术报告等。各地的UFO研究专家学者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决定是否参加。搞活学术活动,盘活一盘棋,让UFO研究变得有声有色。上海UFO研究中心在这方面已经进行了尝试,而且已经取得了一些成功。

第五,加强网站建设,使网页变得生动活泼。近几年,各种实用性的视频软件、音频软件很多,国内外的UFO音像资料及其他异常现象的音像资料也很多,国外很多网站上都由UFO影像资料流传,但我们的网站由于原设计程序比较落后等原因,可能无法播出音像资料,大大地限制了公众接受UFO活动的知情权,也限制了UFO研究事业的发展。我们应该改革网站程序设计,借鉴“土豆网”“优酷网”和“觉醒字目组”的形式,让网站内容丰富多彩,也可以制作一些小动画、小漫画等插入网页。使网站内容变得鲜活,种类丰富,资料翔实,可以增加访问量,加大宣传力度,扩大我会影响。目前解决这个问题,可能会面临人才困难,但只要我们下定决心,可以引入青年技术人,也可以从年轻会员中选拔人才,这个困难是能够克服的。

第六,创造条件积极参与政府组织的科普宣传活动。中国科协和各省市科协组织,每年都举办“科普宣传周”和“科普宣传月”等活动,有条件的各省市分会应当积极参与当地科协举办的科普宣传活动,积极地为UFO研究发声,在公众中普及UFO科学常识。山西UFO研究会做得很好。

三、开发市场,自我发展

我们属于民间UFO研究社团组织,没有经费来源,生存发展一直面临着严重困难。如何更好地促进自我发展,一直是UFO研究界思考的问题。针对这个问题,我们今后的思路是:

第一,搞好市场开发,设计、研制或者生产一些专利产品。很多有技术专长、有研发能力的会员,要发挥自己的长处和优势,研发专利产品。既可以出卖专利,也可以委托生产加工,必要时可以注册成立运营公司,进行生产和销售运营。去年,深圳大同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生产了一批挂历产品,属于投石问路,生产批量较小,基本上取得了成功。

第二,搞好冠名服务,增加收入。很多行业协会都是通过冠名和“监制”产品,增加行业协会的收入。我们虽然不是政府主导的行业协会,没有对特定行业实施监管的职能。但我们可以探讨冠名的新路子,比如对企业生产的外星人、飞碟产品实施冠名,负责进行“监制”等等。

第三,探讨制定行业标准的可能性。在世界性的行业标准、全国性的行业标准没有问世前,中国UFO研究组织是否可以制定有关外星人、飞碟产品的行业标准,并上报国际有关部门批准后在全国试行?是否可以把我们的行业标准推向世界?都是可以探讨的问题,既给我们增加收入,也给我们的UFO研究事业注入强心针,提高知名度,做到未雨绸缪。

制定行业标准很重要,谁先动手制定出来,谁就拥有这个问题的话语权,包括国际话语权和国内话语权。行业标准就是知识产权,受国际国内法律保护,我们就可以进行行业标准认定。由话语权带来的经济收益和社会效益是巨大的,UFO观念、宇宙文明观念必将更加深入人心。

四、加强UFO哲学理论建设,形成UFO科学研究的基本理论

在世界范围内,UFO研究已经开展了半个多世纪。然而,对于UFO的基本问题,诸如:UFO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他们与地球人类的基本关系是什么?人类应当怎样与UFO建立有效联系?联系的方式究竟有哪些?等等。没有得出占统治地位的权威结论,始终没有形成UFO研究的主基调,更没有形成占统治地位的基本理论。

UFO的客观存在是不以地球人类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UFO在天空、在地面上出现与否,经常不受地球人类的主观意志所左右。UFO的出现无法反复试验和重复证明。这就是说,根据实证科学的通行法则,UFO研究要想得到现代科学的认证和取得一席之地,为时尚早。

科学上难以取得突破的领域,在哲学上往往可以有所作为。因为哲学总是走在客观现实世界发展的前列,并对客观现实世界发挥引领作用,对各门具体科学发挥指导作用。就UFO研究事业来说,率先从哲学上取得突破,不啻是一条非常好的捷径。取得哲学突破以后,就会形成相对确定的UFO观,并用以指导UFO研究事业,UFO的主基调也就奠定了,占统治地位的UFO基本理论也就形成了。

不言而喻,UFO与宇宙文明息息相关,与地球人类文明的起源演化息息相关。因此,UFO哲学理论取得突破以后,指导宇宙文明研究的哲学理论也就顺乎自然地形成了。

为此,我个人进行了一些努力。从2006年底开始,我用了四年时间,创作完成了一部著作《人类的起源》,由孙式立会长、陈功富教授和河北科技大学的谷瑞斌教授分别作序,三位教授分别从不同角度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中国基督教协会会长、神学博士高峰牧师,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副会长、山东省伊斯兰教协会会长、原济南大学校长丁文方教授,山东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徐燕玲教授,电视剧《少年毛泽东》和《青年毛泽东》的编剧导演辛卫先生,广西自治区海事局干部丁抒明先生,山东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山东省委党校客座教授、三个代表理论编写组成员王荣栓先生等,都从不同角度分别撰文,对这部书及其理论给予了强有力的支持。我向大家推荐这部书,以及我的著作《飞碟出没的世界》,有兴趣的同志可以与我的网上书店管理员或者与大同文化网的管理员联系。

五、改革我会组织形式,增强凝聚力,提高积极性。

据了解,很多会员都反映,目前我会的组织形式偏于简单,给大家的感觉就是只入会交钱,发一个会员证而已,有名无实。很多人反映,UFO信息网上很多,入不入会没有什么区别。入了会,也没有什么实际的权利。参加会议又要自费,每个人都花费不菲。

为了改革这种消极状况,未来,我们要考虑设置“高级会员”和“普通会员”两个等级,刚刚入会的会员为普通会员,一二年后,视其发表论文、学术贡献、对学会贡献的多少,升格为“高级会员”。对高级会员享受的权利和学术地位,研究会应该通过《研究会章程》或者制定相应的制度性措施予以确定。

我们可以考虑不定期编辑《国际UFO动态》作为我会的内部文字期刊,一是可以赠阅有关省市科协、新闻媒体,二是可以赋予高级会员享受免费阅读这份“UFO内参”的权利,三是让那些极具研究价值和历史价值的珍贵UFO资料以书面形式保存下来。

特别需要说明的是,虽然UFO科学研究事业还不为社会大众所熟知,但党和国家对于民间UFO科学研究事业是大力支持的,各级科协就是UFO研究事业的强力支持者。军队特别空军的各级作战部门、情报部门对于UFO——不明空情——的关注,远远地超出了人们的想象,空军作战部门和情报部门都是UFO资讯的收集、研究部门。世界各国空军对UFO普遍的十分关注。因此,我们研究UFO是一项正大光明的事业,造福国家,造福子孙后代。早日与外星文明、宇宙文明建立有效的联系,这个意义不但在于建设和谐社会,而且在于建设和谐宇宙,力争使中华民族获得宇宙文明的助力,早日插上腾飞的翅膀。

以上发言,由于准备仓促和水平所限,难免有不当之处,恳请大家批评指正。很多意见和建议都只是一个设想,在这里提出来,由大家讨论。谢谢大家。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EVOL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