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起源网


安徽巢湖龙雷音先生来信




尊敬的薄法平先生台鉴:

我是今秋大连UFO参会者龙雷音。我本想早与先生取得联系,返里后因我的本职医疗工作太忙而耽搁至今。

近日我利用夜间认真拜读先生所赐之宝书《人类的起源》,受益良多,得知先生见解尤其独特、才华出众,完全可以称得上一名顶峰科学家,余深深敬佩!

就在这次参会的那一天晚上,先生亲临我的客舍,看了我发现的相关实物,当时因为时间有限,室内光亮差,加上所看实物种类严重不足等诸多因素,未能向先生尽情展示我的这一特别重大发现,先生对此有可能疑云重重,为了让先生对我这一发现有一个全面了解,我建议通过现代便利信息工具,把我写的有关介绍及其实物照片分期发送给先生,并希望你我经常保持联系,互相沟通,问难质疑,以期达到统一认识,共谋发展科学。

一小块兽肝石  摄/龙雷音

我的上述发现是人类有关另类文明首次破天荒大发现,绝无仅有的大发现,涉及到的这类所有实物都令人匪夷所思、怪异离奇,绝不是一般人按照常理所能想象的,对它探索研究,既无参考书,又无参照物,必须打破常规,有根有据地、符合逻辑地超脱思维。

有理由相信,我发现的这类实物它都不是在地层中形成的,而是在地表以上属于人为,其中有相当一大部分虽是由动物体变化而来,但又不是动物体在地层中所形成的动物化石,为了表明它不同于动物化石,我特意把它称做“石化动物组织”,意在这是某种外力的“人为”造成,并不是自然力所为。因此上述全部实物,其中包括一大部分石化动物组织,它与地质、古生物这两个学科无关,不仅如此,它与科学上任何一个学科都无关,又如UFO研究,它也是在人类所有认识之外,属科学新增一门单独存在的全新学科,并全新观念。

在自然界中,有些石头如果你没有细看,确实与我发现的上述实物外观好像相同,当你把我发现的这些实物细心与那些貌似相同石头比对、辨析,你就很快发现这两者在根本上存在着不同。在自然界中貌似一样实物还有很多很多,比比皆是。例如天空飘下雪花很象白糖,我们总不能说雪就是白糖吧,自然界中某些植物它与另外某一种植物两者仅有微微之分,有人错把这一种当那一种,也是常常遇到的、司空见惯的事。

一小块兽肺石  摄/龙雷音

从上述事发地所存在的实物它的整体外观来看,这些实物原来都是分地段、分类、有序、整齐埋藏在该地一座座黄土山的山腹之中,绵延二十多公里长,两公里宽,这样一条狭长地带,让人一看这情景便能肯定原是人为,具体到每一件实物,也都有种种人为痕迹,都能明显看到另类文明人所表达的种种意思,包括科学艺术等等方面。

通过这些实物,就能获得大量铁一般证据证明,在我们人类文明之外,确确实实还存在另类文明,而且还是大大超过我们人类的高等文明(详情请见我写的相关资料及相关实物照片)

子宫石 经切割可看到宫颈  摄/龙雷音

子宫石 细节1  摄/龙雷音

子宫石 细节2  摄/龙雷音

上述实物发现后,多年来我一直渴望能得到有关科学家认可,我曾克服重重困难,随身携带一大批有代表性笨重实物,四处奔波,多方登门走访,先后到过国内很多名牌大专院校以及重点科研单位,除见到一般科学研究人员外,还见到不少著名地质学家、古生物学家、天文学家,让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些专家句句话不离本行,总是习惯地用他们的专业知识来解释他们完全陌生的另类文明有关实物,其结果都成了张冠李戴、生搬硬套,等于把小麦嫩苗当韭菜,荒唐到了令人发笑这个地步。他们面对实物中存在的大量活生生事实,有时也觉得自己解释牵强附会,无法能自圆其说。他们种种奇谈怪论,令我啼笑皆非,让我彻底对他们产生失望,但其中我也曾遇到极少数科学家,一般都是中青年科学家,当他们看到我发现的这些实物后,还是有感悟,甚至还有一定认识,认为科学研究,就一定要尊重客观事实,不应当遇上眼前在科学上解释不了事物就躲避,就搪塞,生怕让自己丢了面子。

更令人伤心,令人不能理解的是:有些科学家、尤其是某些著名科学家,就在还没有看到我发现的相关实物之前,就大发议论,就乱下结论,就预先否定我的这一发现,这也不可能会存在,那也不符传统认识,他们竟完全忘掉了科学研究基本做法:“调查研究”。好象科学家生来什么都能知道,能象神仙一样先知先觉,好象不是科研人员就不配谈论科学,就不该有科学发现。

上述科学家,尤其是那些著名科学家对我这一发现不认可,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最主要原因还是他们自己在学识上,存在先入为主,积重难返,不敢大胆解放思想,打破常规,更新观念,死死抱着传统认识不放,尤其是那些年事较高,事业有成高资格大科学家们,更不敢超出他们专业知识范围去想问题,也就是不敢越雷池一步,在如关于UFO的研究,如关于我的奇特发现研究等等问题上,他们一个个都是老顽固,都是绊脚石,都是拦路虎,我多年实践反复证明:在解读我的上述发现时去问他们,就等于问道于盲。我曾把从地外文明实物研究中所获得的大量前所未有科学知识去向那些思想极端保守的科学家汇报,等于就是对牛弹琴。

上述科学家,在他们所从事的专业之内,我承认个个都是专家,甚至还是一名顶级专家,然而我的上述发现实物,他们并未见过,就连听说都没有过,也就是说他们对这一发现完全陌生,根本上不知道,就是处在这种一片空白情况下,竟然也能大发议论,我认为发议论可以,但要看有无道理,现在已被实践证明,他们在我这个发现上,全是不懂装懂、闭着眼瞎说,想当然看问题,这样的人,也是这一发现的专家吗?

我们这个世界与人的思维之间,从一开始就存在需要认识与不能认识,需要理解与不能理解的矛盾。就目前人类科学水平来说,还显得十分幼稚,甚至是愚昧、若论及超人类文明,其难度更是可想而知了。请君想一想,如果不是那么难,它千百万年来就一直存在于不计其数人的眼皮底下,为什么一直总是得不到人们的认识呢?要想认识这一特别发现,我认为首先就得在认识领域里来一场前所未有的大革命,一场脱胎换骨的大革命,有的人就是死脑筋,就是接受不了这场大革命!就是转不过来这个大弯子!

值得我辈人庆幸的是,当今时代早已进入信息化时代,科学事业正面临着空前大发展,人的思想也随之大进步,我们的科学事业象一艘巨轮正以前所未有的高速度迎着困难乘风破浪、披荆斩棘、勇往直前!那些保守势力终将被淘汰。目前我的上述发现研究队伍正在日益壮大,国际较有影响的科研机构和个人纷纷要求加入,具有突破性科研成果不断涌现,我们有信心、有决心,能为人类科学进步作出贡献!

本科学发现人:龙雷音

2014126

于安徽巢湖须弥山朝霞寺方丈室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EVOL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