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起源网


UFO研究面面观





文/薄法平

UFO是否真的是外星人的飞行器或外星人遥控的某种实体呢?在由江泽民同志题写书名,夏征农任主编,苏步青、李国豪、谈家桢、钱伟长、周谷城、卢鹤绂、谷超豪等任副主编和编委,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辞海》中解释道:“不明飞行物,简称UFO,又称飞碟,被认为是由外星球人操纵的飞到地球的飞行物体的总称。”《中国大百科全书》对此也有解释。半个世纪以来,UFO从深藏故纸堆和默默无闻中走了出来,从隐没于民间流传和百姓狐疑中走了出来,逐渐地发展成为一个世界性的话题,越来越引起人们的重视。并且被写入了《辞海》和《大百科全书》,也算是“登堂入室”了!但尽管如此,仍然有许多人都在思考UFO,一部分人在思考它的时候肯定它,还有的人在思考它的时候否定它。无论是肯定还是否定,人们有理由相信,绝大多数人思考它的动机,都是出于对科学的热爱和对人类前途、命运的关切。

一、UFO——不得不讲的故事  

我们研究UFO问题,不是为了抓住那些捕风捉影式的所谓“UFO目击”事件去做表面文章,去利用这些毫无价值的事例进行毫无意义的分析、诘问、质疑,进而利用这些事件否定UFO,而是为了基于对那些看上去数量很少、但却证据确凿的、铁一般的UFO活动事实的承认,在科学和唯物的基础上,本着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原则,通过对现象的分析,找出其内在的规律性,从而对UFO活动进行合乎逻辑的、合乎科学规范的假设、判断和推理。

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UFO研究领域里,虽然有许许多多的UFO目击事例,经过UFO专家们的调查,被证实不属于UFO活动,只是特定的人类活动偶然造成的一种特殊表象而已。但是,仍然有充分的事实证明,UFO活动从来就不是空穴来风和蓄意捏造。

宋神宗熙宁四年(公元1070年)十一月三日,著名诗人、政治家苏东坡被调离京师,任命为杭州通判,在上任途中,来到江苏镇江畅游金山寺,当晚老僧请苏东坡留宿,以便次日观看日出奇景,晚上苏东坡在江边吟诗,没想到看到了飞碟,在《游金山寺》这首诗中,苏东坡写道“……是时江月初生魄,二更月落天深黑,江心似有炬火明,飞焰照山栖鸟惊,怅然归卧心莫识,非鬼非人竟何物…(自注:是夜所见如此)……”诗中记录的是二更天里,忽然从长江的滚滚江水中升起一个巨大的火球,明亮的光焰照亮了江岸,山上树林中的宿鸟被惊飞起来,东坡居士回到住处后,躺在床上仍然心有余悸,布知这非鬼非人的东西究竟为何物? 1916年孙中山先生率胡汉民、戴季陶等人,赴杭州、宁波考察,825日,考察象山、舟山军港,顺便游览普陀山,孙中山先生由普陀山慧济寺住持了余方丈陪同,攀佛顶山天灯台,登高放览,此时海风习习,凉爽怡人,烟螺数点,无比清胜,徘徊间留连忘返,这时一行人忽然看见有奇异景物,心里惊诧不已,游览归来,在慧济寺方丈室,孙中山先生口述,命陈去病代笔,记录所发生的事情。“转行近,益了然,见其中有一大圆轮盘旋极速,莫识其成以何质?运以何力?方感期间,忽杳然无迹,则已过其处矣。遂诧以奇不已。余脑脏中素无神异思想,竟不知是何灵境?”现代著名女作家迟莉及一批作家在新疆深入生活时,曾经集体目击过飞碟,迟莉把这次飞碟活动的全过程,写在了《我在新疆看到了飞碟》一文中,并公开发表。

除此以外,多年来,中国空军在飞行训练中,曾发生过无数次与飞碟、UFO遭遇事件。比较著名的案例有:1982618日夜晚,发生在河北省张北上空,进行夜航训练的空军航空兵某部7名飞行员与UFO集体遭遇;19981018日夜,中国河北省沧州上空,执行夜航训练的空军航空兵部队遭遇UFO2001322日下午1755分,重庆大足上空,我空军与一批UFO遭遇; 2002630日晚上,重庆大足上空,航空兵部队再次遭遇一批不明飞行物;20051214日上午97分,驻天津杨村的中国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副大队长冯义率六架战斗机组成的机群,在渤海湾上空进行飞行训练,在7000米的飞行高度上,离我航线左侧约20000米,在海上发现了大批的飞机,这个庞大而奇怪的混合机群,由世界各国在不同时期生产的各种型号的飞机组成,在与我机群所处的同一飞行高度上,从东南方向西北方高速飞来,奇怪的是,地面雷达却搜索不到目标,而空中参加训练的六架战机的飞行员们,集体目睹了这个来历不明、去向不明、幽灵一样的奇怪机群。由于这个所谓的机群来得古怪、去得蹊跷,人类活动中不会存在这样的机群,但是飞行员们又十分确凿的看到了它们,所以我们姑且也称之为UFO吧!以上这些我空军遭遇UFO的事例,都是铁一般的事实,是不容回避的。在当时,包括中央电视台、当地报纸和电视台等媒体在内,都做过报道。

世界上许多国家政界要人中,美国前总统布什看到过飞碟,格林纳达总统盖伊、西班牙国王卡洛斯都曾公开声称自己看到过飞碟。中国、美国、苏联、英国、法国、巴西、加拿大、挪威、荷兰、比利时等国空军战斗机,都曾紧急起飞,试图拦截、迫降或击落UFO,但均没有成功。我们研究UFO问题,就不得不提到这些无法回避的事实,因为这正是UFO研究赖以存在的事实根据。

那么,UFO研究者们为什么不能根据实证科学的原则,提供活生生的飞碟、UFO或外星人标本呢?那是因为,一是实证科学的原则不适合对飞碟、UFO和外星人的研究这个领域,正如同牛顿力学不适合对宇宙范围的研究一样;二是根据飞碟表现出来的科技水平来看,我们研究飞碟、UFO和外星人,可能正如同低级灵长类动物研究我们人类一样,让低级灵长类动物捕获一个人类标本进行研究是困难的。同样道理,如果要求UFO研究者们提供一个飞碟、UFO和外星人标本也是很困难的。

二、国际社会的态度

宇宙中是否真的有外星人呢?在民间研究中,包括一些其他领域里的专家学者在内,对此一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但是在政府方面,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上许多国家,都由政府出面,建造了各种大型的射电天文望远镜,或者利用一些不断向外太空发射各种信息的宇航探测器等手段,试图与外星人取得某种实质性的联系。所以,在有没有外星人的问题上,政府的策略一般是只做不说,民间人士的表现恰恰相反,一般是只说不做。

1、联合国的关注。早在1966年,由于当时世界上许多国家频繁发生所谓的“外星人”入侵和UFO活动,联合国秘书长吴丹接受了UFO研究者冯·凯维茨基的提议,并指示冯·凯维茨基研究把UFO列入联合国议事日程的问题。 1976年,第31届联合国大会有关决议中提出:“地球是全体人类所共有,与其有关的知识理应让全人类知道。但是某一国家把UFO存在之证据,掩藏在其情报保密中心,某国更是把UFO当作军事上的机密资料处理。事实上UFO是我们地球人与外星人生命相关的大问题……” 1978年,第33届联合国大会第一委员会通过了格林纳达政府提出的关于UFO问题的商议草案,该草案建议各成员国协调包括UFO在内的外星生命的科学研究和调查。中国政府对该草案投了赞成票。1979年,第34届联合国大会通过了把UFO作为世界性课题进行研究的提案,在第47次会议纲要中指出:“对涉及到整个人类的UFO的研究,应当是人类为解决世界的社会、经济、 政治等问题所作出的努力的一部分。”1993年10月22日,联合国主持的“地球外高智能生命与人类未来研讨会”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会议的四大主题分别是“英国及世界各地的麦田怪圈、日本政府兴建UFO馆的意义、人类被外星人绑架事件、外星人制造的UFO”等。

能够多次提上联合国的议事日程,也就足以说明人类面临的外星人问题和UFO问题的急迫性、复杂性和重要性,已经被国际社会和世界各国政府所认同。

2、世界各大国的反应。美国在UFO问题上,一直是两副面孔。一方面美国政府和美国空军不惜斥巨资秘密研究UFO,试图在世界上率先跟外星人取得联系,与这一战略意图相适应,他们在媒体和公众面前,往往是竭力掩盖UFO的事实真相,多次表明自己在这个问题上放弃研究和无所作为,目的在于蒙蔽公众和欺骗世界其他国家,以保持自己在这个领域里的领先地位。而事实上美国空军军校的教科书上,对UFO的外部特征、UFO活动的通常表现以及遭遇UFO以后的对策等,早就有了明确地阐述。美国政府2005年解密了一批UFO文件,公众才据此知道了一点UFO研究的真相。但是,时至今日,在美国这个号称“自由”和“民主”的国家里,不管是哪里发生了UFO活动,政府就马上派军警封锁起来,并且不允许公开宣传。

与美国相比,前苏联和苏共在UFO的宣传问题上,一直持开放的态度,前苏共中央机关报《真理报》等媒体,一直保持着对UFO问题的及时报道和认真讨论。前苏联航天技术和研究委员会新型飞机的主要设计和工程人员,曾于1968年上书当时的苏联总理柯西金,要求成立研究UFO的特别组织。前苏联科学院院士许库金代柯西金回了信。这封信称:“苏联科学院下的一些组织在气象局、国防部和其它部门的配合下对UFO现象进行了研究。我们已指示与大气和空间研究有关的组织对UFO现象进行纪录和研究。苏联科学院负责对这一现象的总体研究。因此无需建立一个研究UFO的特别组织。”前苏联对UFO的研究也是秘密进行的。前苏联解体后,克格勃掌管的一大批UFO档案流失,人们才逐步的了解到一些真实的情况。

英国也有专门机构负责UFO的相关研究工作,并一直处于秘密状态。20051月,英国国防部根据《信息自由法》解密了一批UFO档案,终于使这项秘密研究的真相大白于天下。法国政府支持和资助成立了相应的研究机构,由军警和UFO研究者们共同负责,一起参与调查和研究发生在法国各地的UFO事例。日本政府非常重视UFO研究工作,由政府投资在东京建立了UFO馆,这个馆集科学研究、天文观测、科普宣传与外星人联络等功能,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

由于政治家们掌握着超量的政府资源和信息资源,从他们的偶然的表态中,可以窥见UFO问题之一斑。 1987216日,戈尔巴乔夫演说时指出:人类现阶段要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是UFO与外星生物。同年在第42届联合国大会上,美国总统里根指出:地球人类应该打破自私与地域观念,共同讨论如何面对外太空的威胁。1989年戈尔巴乔夫与里根在马耳他举行高峰会议,双方讨论了关于共同应对外星人入侵的问题。1997521日,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在一次慈善聚会中,偶然说漏了嘴,当时,她对身边热心UFO研究的伦敦作家布鲁尼说:UFO、我们不能把它的真相告诉公众……。但是,她接着马上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立刻嘎然而止。

3、民间的UFO研究。世界范围内对UFO的研究有近60年历史了。1977年讨论UFO问题的第一届国际UFO代表大会在墨西哥召开,1983年第二届国际UFO 代表大会在巴西举行,后来又陆续举办了几次国际UFO会议。我国UFO研究专家孙式立教授多次应邀出席大会。世界华人UFO联合会主办,大连UFO研究会协办,于20059月在中国大连召开了世界UFO大会,会议通过决议,倡议把每年的98日定为世界UFO日,并在适当时机报联合国有关部门批准。

美国国际UFO联合会是全美最大的UFO研究组织,有会员5000多人,美国各州都有地方组织,每年召开一次大型学术会议。美国第二大UFO研究组织是海尼克UFO研究中心,是由著名科学家海尼克组织成立的,其会员大都是中高级科研人员。日本民间的UFO研究也有一定规模,在东京成立了UFO研究组织——日本天空人协会。日本的新闻传播媒体基本上都能够客观公正及时和不带任何岐见地报道发生在全国各地的UFO活动案例。

世界各国民间的UFO研究事业,在没有政府资助和财政拨款的情况下,工作进展得非常缓慢和艰难,但是,却在不断地前进,这是毋庸置疑的!这个缓慢可能是UFO研究的现阶段所必需经过的,这个艰难可能使UFO研究的现阶段必须承受的。中国民间的UFO研究工作,同样充满了艰难,2003128日,新华社主办的《瞭望东方》周刊发表了新华社记者王家全的文章《中国UFO研究艰难生存》,对中国的UFO研究状况作了比较全面、客观的报道。

三、中国的UFO研究

中国的UFO研究起步较晚,但也有25年历史了。原中国UFO研究会成立于19799月,中国兰州出版的《飞碟探索》杂志是全球发行量最大的UFO研究杂志。另外,包括北京、上海、广东、山东、陕西、黑龙江、湖南、江苏、新疆、香港、台湾在内的许多省市都有UFO研究社团,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早在1982年,云南UFO研究会与昆明电影制片厂联合拍摄了世界上第一部UFO科教影片《飞碟在中国》,该片经中国文化部批准,向国内外公开发行,并参加了1985年日本筑波国际博览会。

世界华人UFO联合会于1999422日在香港注册成立,法人代表是孙式立教授,并于19991127日至28日,在湖南省长沙市召开了第一届世界华人UFO联合会代表会议,会议通过了联合会章程,选举产生了理事会和常务理事,并设立了相应的组织机构。

19991119,在北京举办的“中华航天科普展”上,首次向公众播放了一段两分钟的UFO活动录像资料片,在海内外引起较大反响。200112月,国家天文台研究员李竟向新闻界透露:我国投巨资在贵州省建造了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射电天线,直径达500。用来监听和接收来自遥远宇宙的电波,并且还能用来发送电波,今后几万光年远的“外星朋友”,将有可能收到来自中国的问候。20033211320分,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CCTV-4)《华夏掠影》播出了《神秘的凤凰山》专题节目,对1994年发生在黑龙江省的凤凰山飞碟降落和外星人事件,进行了客观公正的披露。节目是由中央电视台和上海东方电视台联合摄制的。

UFO活动表现出来的特征表明,UFO问题超越了现代思想和现代科学能够承受的范畴,应用现代思想和现代科学进行解释,可能显得过于沉重。所以,那些在现代思想和现代科学方面颇有造诣的人,往往对UFO问题难以接受,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倒是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和没有思想框框的中小学生,大多都对飞碟、UFO和外星人保持了足够的认可和持充分的肯定态度。也正是由于UFO具有的这个特性,才使得人们对UFO的认识产生了分歧、甚至是产生了根本性的分歧。并且,由此产生了UFO肯定论者和UFO否定论者两个阵营。但也正因为如此,UFO才以它独特的魅力,留给人们无限的想象空间。

1、肯定论者。指的是对飞碟、UFO和外星人的存在持肯定态度的人。这些人认为,飞碟、UFO是一种真实的客观存在,极可能是受外星人或未知高智慧生物驾驶和遥控作用的一种飞行器。其事实根据就是那些在中国乃至世界各地发生的、无法用现代科学和思想解释的、证据确凿的UFO活动案例,而不是那些似是而非、捕风捉影式的所谓UFO活动。

一方面,从马克思主义哲学关于物质世界的基本原理看,肯定论者所持的立场,更加符合辩证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更加符合事物普遍联系和永恒发展的基本观点。如果肯定论者的视野,不是仅仅囿于地球及其生物发展的局限来看UFO问题,而是从一个更加宏观的角度,放眼银河系乃至整个宇宙来看UFO问题。也就是说,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原理应用到整个宇宙中去。不是孤立地、静止地、片面地看待地球上发生的生命现象和人类文明,而是用联系地、发展地、全面地看待宇宙中的生命现象,并据此确认宇宙中可能存在着超过我们地球人类文明的宇宙文明,这个宇宙文明很可能早已来到了我们的面前。这就是世界各主要民族、各地区文明历史上记载的飞碟和UFO现象的根源。所以,我们就不难得出结论:在偌大的宇宙中,地球生命不可能孤立地存在着;宇宙生命形式不可能都会千篇一律的套用地球生命诞生和发展的同一个模式,即使相同的地球环境诞生的生命模式也是千奇百怪的,不同的宇宙环境必然诞生不同的生命形式;外星球生命到达地球使用的飞行器也不会只有地球人类的飞行器一种模式,而且地球人类的飞行器大多是仿生原理,随着人类的进步,未来我们人类放弃低级的仿生飞行原理,成功地制造出能够摆脱空气阻力和地心引力的超级飞行器来,这应该是没有争议的事情。这才符合宇宙间事物发展多样性的基本特征,才符合唯物辩证法关于事物永恒发展的基本观点。现在办不到的事情,未来也许能够办到;现在不存在的事情,未来也许能够存在!所以,根据现有的知识水平断言自己未知的事物,过于武断是不符合唯物辩证法的。

另一方面,肯定论者研究UFO的态度,也是非常严谨和力求科学的,他们同样始终保持着应有的理性和冷静。中国UFO研究领域里,孙式立教授和王思潮研究员在参加一些UFO学术会议时,特别是和年轻一代UFO研究者相处的时候,总是念念不忘的强调研究UFO要具有科学的态度,反复告诫大家要把握UFO研究的正确方向。北京UFO研究会在王焕良、周小强等同志领导下,非常注重应用现有的科学技术手段进行UFO研究,几年来,他们会同天文、气象、航空方面的一些人士,对发生在北京地区上空的一些UFO活动进行了认真的调查和研究,经过反复论证,最终证实有95%的所谓UFO活动都是人类活动偶然造成的某种特定现象,只有5%的现象确实无法解释。世界华人UFO联合会的张靖平同志同样非常讲求实事求是,他专程自费赴吉林省通化市,对发生在通化制药厂的“飞棍”进行了调查,最终证实,所谓“飞棍”不过是摄像机在特定光速、光圈等条件下,飞虫掠过镜头前留下的痕迹而已。周小强也曾经发现了飞虫在摄相机下成为“飞棍”的情况,并把这个现象在UFO研究网站上公开出来。山东分会的两位会员在200581920时许,用放大20倍的望远镜观测月球,时值望月,月面上的一切看得非常清晰,忽然间,在月球左侧,他们看见两个巨大的圆形发光体,向四周发出明亮的光芒,这究竟是什么呢?难道是月面上的UFO吗?由于他们的天文学知识很少,于是,他们先后几次到新华书店,选购天文学方面的书籍、光碟,最终大家知道了,那不是什么UFO,而是月面上的哥白尼陨石坑和伽利略陨石坑,这两个巨大的陨石坑,在望月时,太阳的光芒照射在上面,就会发生明亮的反光。

UFO研究的意义,决不在于证明那95%的所谓目击事件属于人类活动,并以此来否定整个UFO研究事业,而在于研究和发现那5%UFO是什么和从哪里来!为了我们的国家和我们的民族,为了不给我们的后代留下太多的悬疑,哪怕是仅有1%也是不应该回避的!

事实证明,时至今日,许多被误认为是UFO的、而事实上属于人类活动造成的特定现象、或者属于目击者误判的案例,大都是各地的UFO研究者和UFO肯定论者,进行认真地研究以后公开揭示的。几乎没有一例是由反伪科学人士、反伪斗士和UFO的否定论者揭示的!这就足以说明UFO研究界,具有一丝不苟的科学精神和实事求是的严谨态度。

2、否定论者。一般来说,否定论者们大都是根据地球环境及其生命发生发展的客观规律,来判断和认识飞碟、UFO和外星人问题。他们根据对现代思想和现代科学的理解,根据对人类文明的认识去套用和对照可能存在的宇宙文明。这样,他们最终得出来的结论就是:只有具有阳光、空气和水的地球环境才能够诞生人类这样的高等级生命,目前人类已知的宇宙范围内还没有发现一个具有地球环境条件的天体,所以至少在已知的宇宙范围内,其他类人高等级生命形式是不可能存在的;并且如果宇宙中还存在着高等级生命的话,根据我们已知的飞行器的可能速度和高等级生命的寿命极限,他们无论如何也来不到地球……。因此,所谓的飞碟、UFO和外星人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他们还联系到许多所谓的UFO活动案例,经过研究后证实是目击者的误判,进而否定了全部UFO问题。

许多UFO否定论者得出了与UFO肯定论者完全相反的结论。前几年,于光远老前辈发表了一篇文章《UFO——伪科学的又一品种》,他清楚的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毫不客气地把UFO称为“伪科学”。后来,“反伪斗士”司马南在接受一家媒体采访时,十分客气的声称:UFO研究,说着玩玩罢了,不要当真,有的人其实是在借UFO捞取名利等。前不久,青年生物学博士方舟子连续发表了四篇反对飞碟、UFO和外星人存在的文章,反对本来是无可厚非的!但他在文中甚至称年过六旬的南京天文台研究员王思潮先生“天真的有几分可爱”,称UFO研究专家“满口谎言、谣言”。除此以外,甚至还有的反对派人士,毫不掩饰地把UFO称为“骗人的鬼话”等等。否定论者的这些认识和行径,姑且也算是一种UFO关注吧!不过,除了于光远老前辈具有严谨的科学道德和品德以外,其他人似乎更喜欢使用那些具有诽谤、诋毁字样的词句,更喜欢武断的予以全盘否定。

几乎所有的UFO的否定论者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对UFO总是不屑于或者不敢做深入地实地调查,不屑于或不敢认真地坐下来进行充分的探讨和研究,他们总是拒绝接触和竭力回避那些深入研究UFO真相的大好机会,竭力回避那些证据确凿的、具有铁一般事实的UFO案例。比如:河北省肥乡县的UFO研究者冀建民,自称能够呼唤飞碟,并发出公开信邀请于光远赴肥乡观看飞碟表演,但是于老先生对这个十分难得的近距离研究飞碟和UFO的机会,采取了置之不理的态度;张靖平邀请UFO否定论者方舟子到北京飞碟广告公司观看飞碟和UFO的照片等资料,也遭到方舟子的借故推托。而且,在研究UFO的这些大好机会面前,其他否定论者也表现出了足够的固执和不屑,没有一个人主动地去和冀建民、张靖平接洽,任凭这些研究UFO的大好机会失去。几乎可以肯定地说,在对待UFO问题上,否定论者的态度,比不上肯定论者的态度更唯物、更科学。

当然,人们有理由相信,绝大多数人、无论是肯定论者还是否定论者,都是基于对科学的执著,基于对我们国家和民族的热爱,基于对人类前途和命运的关切。产生分歧的根源,在于大家思考UFO问题时的观念和方法的差别。但也不排除有极个别人,就像司马南说的一样,在借UFO问题捞取名利。因为,在当前条件下,尽管媒体对UFO问题保留了足够的清醒和谨慎,但总的看起来,否定UFO似乎比肯定UFO更能够受到主流媒体的青睐,这也是尽人皆知的事实。

四、UFO——不得不继续的故事

多年来,UFO问题,使得几人欢乐几人愁。有的人在竭力围攻它,有的人在全力捍卫它。但是,它似乎总是慢条斯理的、不慌不忙地兀自按照自己的皇历做事情, UFO活动依然呈现出有增无减的趋势,并越来越趋近于露出它的庐山真面目。

1、中国空军的态度。早在1982年,云南UFO研究会应邀派人赴张家口,协助中国空军某部调查并处理飞行员遭遇UFO后的心理问题,后来又与空军学院作战训练部研讨、就在空军普及UFO常识教育问题,提出了若干意见。20051216,中国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探索发现节目,播放了中国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的部分飞行员做客央视国际的节目,在这次实况转播的节目中,飞行员们透露了一些鲜为人知的细节,面对飞行中发现的许多神秘现象,飞行员们都感到无法用现代科学知识作出合理解释。

笔者曾在空军部队服役20年,深知UFO问题在空军部队中,早已经不是存在不存在的问题,而是一个它们究竟是什么和来自哪里的问题!在空军部队中,UFO几乎尽人皆知,没有人对谈论UFO问题感到突然。可以说,空军部队中的绝大部分军官和士兵都对UFO问题持肯定态度,几乎没有人怀疑UFO存在的真实性,他们关注的只是UFO究竟是什么和来自哪里的问题。

2、呼唤飞碟的成功。多年以来,无论在中国还是在外国,一直都有人宣称能够呼唤飞碟,但是主流思想和主流科学对此并未理会。比较著名的就是河北省肥乡县的冀建民同志,他几乎屡试不爽,从来没有失败过,经他呼唤出来的飞碟,肉眼可以证实是金属质地,有碟形、飞机型、球形等。山东分会去年也公开进行了一些这方面的试验,并取得了成功。总的说来,飞碟、UFO还是像从前一样,来无影、去无踪,它们的外表那柔美的流线、轻盈的飞行身姿、高超的光控技术,令人叹为观止!所有的目击者,思想和观念都为之震动。

3UFO——还在继续。20051028,山东省寿光市的周静、周莹姊妹俩,在家里的阳台上,无意中看到了室外天空中有一团缓慢移动的七彩云,于是,立即拿手机进行拍摄,在电脑上放大以后,可以看到,有两张照片上面留下了飞碟的影像,在阳光的照射下,那飞碟呈粉红色

20051112,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吉华集团副总经理周凯等一行7人,在山河屯林业局总经济师徐松山和旅游局高栋富陪同下,考察山河屯林业局凤凰山国家森林公园雪场,在海拔1704公尺的高山石海处,发现了奇怪的现象:一个巨大、碟形的不明物体悬浮在石海上空。他们不失时机地拍摄下了照片,照片上那巨大的飞碟悬浮着(如下图)。


20051112悬浮在凤凰山国家森林公园雪场上空的巨大、碟形UFO

尽管关于UFO的争论仍然在继续着,并且今后还将继续下去,但是,毋庸置疑的是,UFO活动、特别是那些真实地、证据确凿的UFO活动,也同样将会继续下去。

最后,用英国物理学家、宇宙学家保罗·戴维斯的话做结束语:“因为地球的年龄还不到宇宙年龄的一半,所以有可能在某些行星上,智能生物几十亿年前就演化出来了。他们的智能与技术同我们相比高得无法想象。具有如此发达能力的生物很可能控制了大片的宇宙,尽管我们察觉不到他们活动的迹象。” 让我们联想一下:宇宙起源150亿年,地球起源46亿年,人类起源400万年,有文字的历史5000年,现代科学400年,UFO研究60年……,人类知识水平和认识能力相对古老的地球和复杂浩瀚的宇宙来说,不过是沧海一粟。人的认识能力是有限的,而人的认识对象、即客观现实世界的发展变化是无限的。任何一个人所具有的知识、能力和工作手段相对于包括UFO在内的未知世界来说,都是微不足道的。所以,我们在根据自己的知识、经验和思想框框去判断未知事物真伪与否的时候,保持一个开放的态度、豁达的心胸和解放的思想,是非常重要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也许,只有当人类大规模的走出自己的摇篮——地球、太阳系的那一天,人类才能真正认识到自己的渺小。

200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EVOL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