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起源网


国人的命运不能由喂猪和试吃这类儿戏决定





文/薄法平

近年来,围绕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问题,人们大多持谨慎态度,许多人都表示担忧。一些有条件的大衙门都在为自己选定特供食品种植养殖基地。世博会、奥运会、大运会、亚运会等组委会都会发表专门声明,保证其活动所需食品均不使用转基因食品;农业部机关幼儿园、甚至转基因巨头孟山都公司的食堂等都拒绝转基因食品。

进入2013年后,转基因幽灵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有报道称,农业部官员说:已经让猪试吃转基因大米90天,证明转基因大米是安全的,可以大面积种植推广。接着,又爆出消息,先是主持转基因水稻研制的华中科技大学在武汉搞了一次黄金大米试吃活动,之后媒体又报道称农业部将为转基因技术产业化营造舆论环境。反转人禁不住地愕然。

对于农业部的思维我们实在不懂,试问:猪的寿命只有一二年,甚至更短暂,它吃了90天转基因大米无害,那就等于人吃了一辈子都无害吗?凭啥猪吃了90天无害,就让人吃一辈子甚至几辈子?仅凭猪试吃90天无害就能断定人吃了安全,这个推理和结论依据的是国家标准还是国际标准?退一步说,一代人吃了无害,谁敢保证五代人、十代人吃了仍然无害呢?如果在一百年二百年甚至更长时间后,转基因食品的危害暴露出来,你农业部在哪里?让那时的人们去哪里找你?你农业部敢承担这个责任吗?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公众的担心是:食用转基因食品对物种的潜在危害根本不在当下个体或当下一代,它对一个物种的潜在危害可能会在几代、十几代甚至几十代后表现出来,而这恰恰是转基因食品推广者们无法回避和无法回答的,但又是他们一直都在刻意回避的。奉劝转基因们不要这么急功近利,耐心地拿出10年时间来,用不同的物种进行十几代、几十代的繁殖试验后,再谈它对我们民族、对我们的子孙后代是否有害也不迟。猪的孕期是5个月,若进行10年试验的话,大约会繁殖15-20代;鸡的自然孵化周期是21天,且大都在春夏时节繁殖孵育,人工繁殖孵育条件下不受季节影响,10年大约可以繁殖80代;鼠的孕期是一个月,10年试验期大约可以繁殖100代。在经过了严格的长期试验后,看看转基因食品对物种的繁衍究竟是有利无利、有害无害,那时再做转基因水稻的推广种植也不迟。经过了严格的不同动物的实验检验,公众的顾虑自然会大部分消除。而现在,华中科技大学和农业部的“专家”们、“院士”们,却置子孙后代的安危于不顾,置我们民族的未来于不顾,把猪试吃90天转基因大米无害的这一小儿科式的所谓“试验”,当成了转基因大米已经被检验为真理的“实践”,进而要求几乎整个民族都来吃这种大米,其历史责任感何在?民族责任感何在?

1021日,许多媒体不约而同报道了转基因水稻专家、华中农业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张启发透露的信息:7月份,61名两院院士曾联名上书国家领导人,请求转基因水稻产业化。

以上都给公众强烈的信息暗示:无论中国人愿意与否,转基因水稻非种植不可,转基因食品非吃不可。其实,芸芸众生都明白,农业部也罢,媒体也罢,61名院士也罢,你方唱罢他登场,都不过是前台上的舞者,究竟谁是转基因食品幕后的总导演和总推手?

过去的许多改革至今让国人谈虎色变,而改革的理由在当时同样都是被说得天花乱坠,但结果却是:当年的教育收费改革,铸造成了无数工农学子无钱上学,多少青春少男少女止步于高等教育大门之外,使中国成为教育收费最高的国家之一;当年的医疗收费改革,铸造成了无数患者看不起病,无数家庭因病致贫,带来了医风和医德的堕落,使中国成为医疗费用最高的国家之一;当年的国企改革,带来了无数的下岗工人,养老金问题成为国家和社会的沉重负担,国有资产流失不计其数;当年的城镇住房改革,在造就一大批房地产大鳄的同时,也让无数人或者买不起房子,或者沦为半生房奴,使中国许多城市的房价堪比纽约、伦敦、东京、巴黎。面对高额房价、天价医疗收费、高教收费,有多少学子欲哭无泪,又有多少人因为沉重的心支离破碎而放弃自己的生命。

任何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事实已经证明,任何改革都是一把双刃剑。有许多改革举措总是会让少数人受益成为巨富巨贪,同时又让许许多多的人成为这种改革的牺牲者。中国是一个农业国。根据计划生育政策,2030年人口进入零增长,之后便就开始负增长。一定要吃转基因食品吗?如果13亿人都来吃转基因食品,会给党和国家带来哪些好处?抑或是给哪些人带来好处?我们无法知道。但有一点应该是明确的,那就是在事关国家、民族未来命运的原则问题上,绝不能以少数人获得眼前利益作为判断标准。

61名院士联名上书请求转基因水稻产业化。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术业有专攻,想必这61名院士是来自中科院生命科学和医学学部,或者工程院的农业学部和医药卫生学部,因为其他学部的院士受专业局限不太可能就转基因问题明确表态。

如果61名院士全部来自中科院生命科学和医学学部、工程院的农业学部和医药卫生学部,那么,61名院士有多大代表性呢?从网上搜索得到的信息是:截至2012年,中科院生命科学和医学学部、工程院的农业学部和医药卫生学部现有院士共302人,如果这61人全部来自上述三个学部的话,那么,三个学部只有61人站出来支持转基因水稻推广种植,还有241名院士全部选择了保持沉默。这241名院士为何选择沉默?这难道不是更加耐人寻味吗!媒体片面报道61名院士联名上书,却不报道241名院士拒绝表态,实在有失偏颇,也有误导公众之嫌。

转基因水稻专家、华中农业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张启发透露,“61名院士在建议书中写道,‘推动转基因水稻种植产业化不能再等,再迟缓就是误国,转基因产业化发展不起来,则商业发展不起来,对科研影响非常大’,同时院士们指出农业部的不作为。”他甚至还认为转基因推广的最大障碍来自政府。公众应该感谢张启发,他的这番表白道破了急于推广转基因的天机,也揭穿了他们自己所谓“院士”的虚伪面具。原来,在媒体大肆炒作的转基因食品的推广问题,不过是这少数人及其代表的利益集团追逐自己商业利益而已,说白了还是金钱魔影在他们的灵魂深处在作祟。如果按照张启发的理论,政府应该毫不犹豫地迅速为他们大开绿灯,让13亿人尽快吃上他们的转基因大米,还要实现产业化,发展他们的商业,实现他们的商业利益,这样就不会“误国”了,政府就不是障碍了。

20134月,中国科学院学部主席团发布《关于负责任的转基因技术研发行为的倡议》,要求转基因科研人员“以对人类社会发展高度负责任的态度,加强职业操守,规范科研行为,履行社会责任,积极与社会沟通,促进转基因技术良性发展”。请张启发院士一干人等不要把这个倡议当成与己无关。如果说农业部不作为,那就是农业部没有及时地将转基因生物纳入立法程序,造成小学生试吃黄金大米事件,造成转基因水稻种植面积已达6000万亩这样的天文数字,而幕后的始作俑者却无人受到追究。

究竟是谁在误国?人食用转基因大米究竟安全不安全?请张启发一干人等先放下自身眼前的商业利益,将转基因大米在猪、老鼠或其它动物身上使用不同样本大规模地试验1020年后再下结论也不迟。

转基因大米必须进行动物的连续多代试吃,才能得出动物食用是否安全的结论,即使如此,人吃了是否安全还要另当别论,因为猪吃泔水无害,人却不能吃泔水;老鼠吃霉变粮无害,人却不能吃霉变粮。

2013/10/24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EVOL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