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起源网


从王恭妃的遭遇看我公安机关打击“网络大谣”的意义





文/薄法平

1126日上午,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网络大V”禹晋永合同诈骗一案,并作出一审判决,认定禹晋永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并责令其退赔被害单位经济损失52.2万元。

近几个月来,全国各地公安机关根据公安部的统一部署,结合各地群众举报的线索,集中开展打击网络有组织制造传播谣言的违法犯罪专项行动。各地陆续有“网络大谣”相继落入法网,他们将受到法律的严惩。我公安机关此举打击了“网络大谣”的气焰,净化了网络环境,正义的网民无不拍手称快,一些长期活跃在网坛上的正义学者亦纷纷拍案叫好。

多年来,一些“网络大谣”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移花接木,偷梁换柱,大肆制造各种谣言、谎言诋毁时政,攻击和影射我们党、国家和军队的缔造者毛泽东主席,甚至雷锋、焦裕禄等人都难以幸免,其目的在于制造思想混乱,图谋动摇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人民网曾载文严厉谴责 “一些不负责任的网络‘大V’已经沦为‘大谣’,利用自己在网上长期聚敛起来的人气,暗中与推手公司勾结,加速了网络谣言的传播,放弃了网络名人的责任与担当。”【1】此文一针见血地抨击了“网络大谣”编造谣言、制造社会混乱的不法行为。

我公安机关下决心打击“网络大谣”的行动,是正义的、及时的。如果放任“网络大谣”们肆行网坛,任他们继续信口开河、颠倒黑白而不受制裁,网络就会成为各种谣言、谎言的集散地和传播地,会让社会大众真假难以辨别,是非难以区分。如果听任这种状况长期持续下去,很可能会催生难以根除的网络毒瘤,其后果是十分恶劣的。因此,我公安机关及时迅速果断地予以打击,不但师出有名,对社会安定负责,而且更是对子孙后代负责,其功不仅仅在于当代,也在千秋。

任何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网络是新兴载体,也是一个信息传播领域。网络的问世,促进了信息和文化的传播,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便利,也不可避免的催生了“网络大谣”。

历史早有前车之鉴。在木版印刷技术的空前成熟和印刷出版业空前兴盛的明代中期,也曾经发生过利用出版业的发达而大肆制造谣言、传播谎言的情况。那时,随着不法出版物的传播,整个社会谣言四起、谎言漫天,这与今天的网络谣言大流行颇有相似之处。

印刷术是中国的四大发明之一。明代木版印刷技术获得飞速发展,并在社会上广泛普及。许多学者、官员纷纷印刷自己的文集、题记、传记、族谱等,而关注文化、农桑等事业的士大夫们也慷慨解囊印刷经史子集、农桑、医药、占卜等相关读物,各类书籍出版量和发行量迅速增加,充斥在街巷阡陌,文化传播空前繁盛。但与此同时,木版印刷的低廉成本和方便易行,也为各种社会“大谣”敞开了制造谣言、传播谣言的方便之门,有些谣言不但淆乱了视听,甚至影响了政坛走向,还有的谣言被写进了《明史》,欺骗世界长达数百年。

明朝万历皇帝之母王氏,原系李太后的侍女(后被册为恭妃),早年曾被年轻的万历皇帝宠幸,生下皇长子朱常洛。后因万历皇帝宠爱郑贵妃,郑氏生下了皇子朱常洵,王氏便被长期打入冷宫。自此,究竟是依循历史定制立皇长子朱常洛为太子,还是根据万历皇帝的个人感情和郑氏家族的影响而立朱常洵,围绕储君的政治斗争暗流汹涌,持续了二十年之久。郑氏家族及其背后的利益集团为立朱常洵为太子,长期调动各方力量,极力贬损构陷势单力孤的皇长子朱常洛,编造谎言诬蔑诋毁王氏,几乎无所不用其极。于是,一个个对王恭妃和皇长子朱常洛极为不利的谣言就诞生了:坊间盛传王氏与万历帝相遇时,王氏已是半老徐娘,根本配不上年轻的万历帝;后又传说她一只眼睛失明等等。甚至《明史·后妃传》也这样记载:王氏“初为慈宁宫宫人。年长矣,帝过慈宁,私幸之,有身。”由此可见,郑贵妃权党的势力之强大,其编织的谣言居然被史官写入国史。直到400多年后,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对定陵的考古发掘中,世人发现了刻有王恭妃生卒年月的墓志铭,这一历史谜案方才真相大白——原来万历皇帝与王氏相遇之时,皇帝十八岁,而王氏也仅是十六岁的芳龄少女。

发达的木版印刷技术,让各种谎言、谣言以书籍的形式满天飞,心术不正者藉此兴风作浪,不惜将少年天子和少女的爱情故事抹黑为一个老宫女勾引少年皇帝的不可理喻的单纯性事,从而达到抹黑皇长子、阻止立皇长子为储君的目的。此外,便捷的木版印刷技术让不署名的传单、小字报一类“非法印刷品”大行其市。甚至在朱常洛已经立为太子后,有的传单还在肆无忌惮地编造“太子朱常洛不久将被废黜”这一不折不扣的弥天大谎。

有关王恭妃的谣言被载入《明史》,反映了明代最高统治阶层权力斗争的残酷性和复杂性。若非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期对定陵进行的考古发掘,关于王恭妃母子的谣言难以想像会流传到何时。

历史总在人们的不经意间重复上演。明代的“大谣”们利用发达的木版印刷技术,大量印刷各种非法出版物,编造谣言和制造恶性轰动性效应作为制造舆论、诬陷政敌的手段,这与当今“网络大谣”利用发达的网络编造谣言、攻击他人,以实现谋取不正当名利的目的,有着惊人的巧合。

不正本则无以清源,不净化网络环境就无法确保新闻、信息的安全畅通。谣言止于智者,也止于良好的舆论传播环境。我公安机关打击“网络大谣”的行动,使“网络大谣”们无处藏身,直接断绝了网络谣言的来源,正义的人们无不拍手称快。

古今的“大谣”们不只在把玩现实,有的甚至还试图绑架历史。明代“大谣”们编造的历史谎言横行400多年才被后人所识破,这是非常无奈、非常可悲的事情。许多历史学家、考古学家曾为此屡屡叹息不已。今天的人们要谨防“大谣”们继续颠倒阴阳、混淆是非。我公安机关依法打击“网络大谣”的行动,净化了网络环境,维护了社会稳定,是对现实负责,也是对历史负责,不但具有时代意义,更具有历史意义。

2013/12/4

【注释】

1 人民网:《打击“网络大谣”,从“大V”和每个我做起》http://opinion.people.com.cn/n/2013/0825/c1036-22685601.html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EVOL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