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起源网


救救田野里的百合花吧





文/薄法平

“嫖宿不满十四周岁幼女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摘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60条第2款。

毋庸置疑,这篇文章是批判性的,以批判现实生活中的丑陋丑恶为主要目的。有人可能会问,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为什么又要批判这个时代的现实生活呢?我们大唱赞歌不是更好吗?回答是:批判是必要的,任何一个民族,如果缺少了对于现实生活的批判,就不会成为伟大的民族。在现实生活中,有些人总是更加乐意听赞歌,哪怕是廉价苍白的赞歌也觉得格外顺耳,而对于批判性的话语,却总是不欢迎,听不进逆耳忠言,或者动辄怀疑批判者的动机是否纯正,有时甚至拿着高倍放大镜寻找批判者的话语瑕疵,以便否认丑陋丑恶和灰暗记录的存在。

古希腊神话里的柏修斯,是个能降妖捉怪的英雄。“柏修斯需要一顶隐身帽来追捕妖怪。我们却用隐身帽紧紧遮住眼睛和耳朵,以便有可能否认妖怪的存在。”【1】面对现实生活中形形色色的灰色的“妖怪”,有些人总是试图捂住耳朵、闭上眼睛,仿佛听不到、看不见,那“妖怪”就不存在了,这是不对的。从哲学立场出发,我无法忽视现实生活中的灰暗,而一味地彰显生活中的玫瑰色。惟有挞伐灰暗、批判灰暗,才能揭露“妖怪”,才能建设生动美好的现实生活,让“生活之树”常绿常青。

2006年,悲情母亲唐慧因11岁女儿乐乐被逼卖淫100余次而愤然上访。从此,一个幸福的家庭陷入飘摇,在上访过程中,唐慧屡屡受到不公正对待,办案人员帮嫌疑人洗罪,唐慧本人被抓被打,案犯逍遥法外。一直到2012年,在唐慧的不懈坚持下,此案惊动中共中央高层,案情才终于得到重视,冤情昭雪。然而,仅过了两个月,唐慧就被打击报复并送去劳教。事情一经曝出,举国震怒。在媒体的强大压力及高层的直接命令下,唐慧得以释放。

2008年,贵州省习水县发生一起未成年人受害案,7人因涉嫌“嫖宿幼女”,被公安机关依法逮捕。在涉嫌犯罪的7人中,有5名政府官员、司法干部、教师等公职人员。

2009年,陕西略阳县4名村镇干部酒后轮奸12岁少女,并致该女生大出血,4人因涉嫌嫖宿幼女被依法逮捕。

2013年,兰州市公安局城管关分局某派出所副所长涉嫌“嫖宿幼女”,被开除党籍、公职,并被依法逮捕。

嫖,《辞海》的解释是:男子玩弄妓女。宿,《辞海》的解释是:住宿,过夜,住宿的地方。而《辞海》中并没有“嫖宿”一词。《刑法》中的“嫖宿幼女罪”让人匪夷所思。幼女不是妓女,没有妓女,何嫖之有?面对孩子,何宿之有?显然,《刑法》中的“嫖宿幼女罪”这一条款,使用“偷梁换柱”的手法,十分巧妙地把本来是丧尽天良的轮奸强奸幼女的严重犯罪行为,描绘成了“玩弄妓女”和“住宿”的合成物——“嫖宿幼女”。这就使得罪犯在犯罪时变得有恃无恐,一次次地敢于把犯罪魔爪伸向无辜的孩子,更使得受害者的冤屈无法得到伸张。

禽畜鸟兽们,在发情的时候,成年雄性并不去强迫幼年雌性进行交配。而某些身为“人类”的罪犯,实在是禽兽不如,他们为何胆敢去嫖宿幼女?在很大程度上是利用了《刑法》的漏洞,抱着可以减轻刑罚的侥幸心理,有恃无恐的钻法律的空子。一部《刑法》,其有关条款无法慑阻犯罪行为,反而起到了诱发犯罪的作用,保护的不是受害的无辜少女,而是孔武贪婪、泯灭人性的犯罪分子。如此《刑法》之条款,早已经引起了各界人士和社会大众的强烈不满,而修法看起来却遥遥无期。

“看看田野里的百合花吧!看看山羊是怎样吞食它们,‘人’怎样把它们摘下来插在自己的钮扣孔上,牧女和驴夫在淫乱时怎样践踏它们!”【2】田野里的百合花盛开,但她受到了动物的贪婪啃噬,受到了淫乱者的肆意践踏,对此,“人”是有责任的。

梁启超先生的《少年中国说》有几句名言:“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我们不妨再补充几句:少年安全则国安全,少年健康则国健康,少年成长则国成长。

人们习惯于把祖国比喻为大花园,将少女比喻为花朵,少女是未来的母亲,是我们民族的希望之所在,倘若缺少了有利的保护,花朵就会被肆意践踏。对花朵的保护之乏力,反映了一部分“人”道德的麻木和不仁。而最为可怕的是,一旦人们习惯了这种麻木和不仁,淫乱者对花朵的践踏就会变得更加肆无忌惮。那么,在施暴者践踏花朵的疯狂中,在围观者的嘈杂声中,我们民族的希望、国家的希望,又安能堂而皇之地独存?

我不由地想起,三氯氰胺、防腐剂、地沟油、苏丹红、生长素、瘦肉精、膨大剂、海水精、染色素、皮革奶、镉大米、黄金大米、转基因、石蜡锅、毛酱油、药火腿、双氧翅、增稠蜜、红心蛋、甜味素、糖精枣、氟化茶、铝馒头、硫银耳、甲醇酒、纸腐竹、罂粟汤、塑料米、癌症村、艾滋病村、暴力强拆、强盗式误拆、盗贼式偷拆、碾压死人、激素滥用、抗生素滥用……等等,诸多乱象和流言一而再、再而三地涌入我的脑海。几乎每一种添加剂,都是一种毒素,都是由某些失去道德约束的“科研机构”使用丧尽天良的“高新技术”手段研制出来,其本质都是利益集团在GDP掩盖下的群体犯罪行为,几乎每个群体性犯罪行为的背后,都是由某个资本所有者控制的机构在精心策划。然而,除了毒素的使用者偶尔受到追究外,那些西服革履、衣冠楚楚的高智商的毒素研制者们却总是逍遥法外,无一受到追究。

任何一种毒素、转基因作物的非法引进,大多都是由穿着“科学研究”“高新技术”“上市公司”“经济开发”的合法外衣的开发者和研制者所进行的,导致的越来越多的年轻夫妻不孕不育、幼儿自闭症大爆发、癌症肆虐等等,却没有一家机构或一个人因此而受到追究。许多所谓的“科研机构”和“高新技术”“上市公司”等等,实际进行的是公开地有组织地毁灭我们民族健康的大规模群体犯罪活动。每一乱象的背后,都掩盖着数不清的无辜者的血和泪,多少无辜受害者失去健康和生命,无数的幸福家庭从此失去欢乐。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3】台湾知名学者吕应钟先生在谈到食品行业普遍存在的危险乱象时,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已进入了一个全民互相下毒的时代”,好个一语中的“全民互相下毒”!有些人也许会觉得吕应钟先生的话夸大其辞,甚至有些危言耸听,那就本着谨慎原则,尽快地行动起来,真正下一番功夫,制定出有效的措施,遏止某些“科研机构”和某些不法资本的公开地大胆地群体式的犯罪行为吧!

政治和政府绝不能沦为资本的附庸,真理和正义绝不能堕落为为邪恶的奴婢。人民在期待着。

救救孩子!

救救田野里的百合花吧!

20135

【注释】

1 马克思:《〈资本论〉第一版序言》。

2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第557页。

3 鲁迅:《纪念刘和珍君》。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EVOL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