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起源网


批评的艺术与艺术的批评




文/薄法平

几千年来,在人类思想发展的漫长历史过程中,批评,始终伴随着人类思想发展过程,为人类思想的正确发展服务。现代科学已经有四百多年的发展历史了。四百多年来,对科学思想的批评和对科学成果的质疑始终没有停止过,只要有科学就会有批评和质疑,批评和质疑为科学的正确发展服务。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批评和质疑,作为一个与人类思想与生俱来的反面手段,作为一个与科学发展与生俱来的反面工具,为人类思想和科学的正确发展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劳,对于促进人类思想和科学的正确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那么,是不是所有的批评、质疑都能够促进思想和科学的正确发展呢?显然不是!任何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都有正确和错误之分。批评和质疑也是一样,积极的、正确的批评和质疑,能够促进思想和科学的正确发展,消极的、错误的批评和质疑,就会阻碍思想和科学的正确发展。因此,我们应当提倡积极正确的批评和质疑,反对消极错误的批评和质疑。那么,什么样的批评,才是积极的、正确的批评呢?

一、批评的艺术

批评是要讲究艺术的,要讲究策略、讲究方式方法。什么是批评艺术?批评艺术就是批评的技巧、就是批评的策略、就是批评的方式方法。批评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批评有批评的技巧和艺术,批评有批评的方式方法,不能把所有的反对意见和不同意见都说成是批评。

1、批评要有批评的本领,不能不分青红皂白的一哄而上。但凡批评,总是因为自己看不中别人的思想成果或科学成果,而去批评别人的。这就是说,第一,你的水平和能力与批评对象大致旗鼓相当,所以,你能够看到人家的缺点和不足;第二,你去批评别人,首先自己要去全面了解别人的成果,在此基础上,全面地认识别人的成果,然后,你才有资格说三道四;第三,你自己除了要有比较高的思想水平和学术水平,你还必须懂得批评的技巧和方式方法,并能够熟练应用这些技巧和方式方法,你才有资格站出来说短道长,有资格去为别人的成果“亮红灯”。

国家科学部门为新产品、新技术开展鉴定,参加鉴定的都是有关领域的知名专家和学者,而不是动员一方百姓一哄而上、七嘴八舌或者搞举手表决,不是看同意的人多、还是反对的人多。为什么呢?因为只有专家学者有开展批评的本领,只有专家学者才能够发现新产品、新技术中的美丽和瑕疵,只有专家学者更具有理性的思维和科学的态度。

2、批评要有积极的、正确的目的,不能怀有消极的、狭隘的目的。古人曰:心正则笔正。这就是说,批评的目的正确与否是非常重要的。在积极正确的目的支配下开展起来的批评,必然会盛开美丽的批评之花。这种良好批评的直接结果,第一就是使批评者在批评别人的过程中,自己的专业知识、思想素质、学术素养和学术道德得到极大提高,得到被批评者的尊重,批评者的形象更加高大起来;第二就是使被批评者的专业知识、思想成果、学术成果更加完善,更加成熟。经过批评以后,被批评者从别人的批评中受益,而弥补了不足,因而被批评者对批评者怀有真挚的感激之情,被批评者的形象更加完美起来;第三就是使旁观者、也就是有幸接触过这个批评过程的人,从思想、学术、知识、道德各个方面,得到提高、得到享受,旁观者能够抱着一种欣赏的态度,欣赏这种高素质、高质量的批评和被批评,从而使自己受益;第四就是使大家关注的思想领域更加稳定,使科学事业更加团结,从而推动整个事业更加健康、稳定地发展。反之,在消极的、错误的目的支配下的所谓“批评”,就不能称作批评,充其量只是一种不良情绪的反应,只能会危害思想领域的稳定,只能阻碍科学事业的发展。

批评者和被批评者双双受益,获得双赢,是批评活动积极正确的一个显著标志。

3、批评既是自由的、又不是自由的。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说,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1)从中我们可以理解到,一切倡导共产主义、倡导大同理念的思想和科学,以及参与这些思想和科学中的人们,在开展批评的时候,要充分认识到,批评既是自由的,又不是自由的!你对别人的批评,如果对思想、对科学、对他人有所帮助,你的批评就是自由的;反之,你对别人的批评,如果对思想、对科学起了阻碍作用,如果对他人的学术成果、个人名誉起了诋毁作用,你的批评就不是自由的。延安时期,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发表讲话时指出,批评是有“原则立场”的。就是这个道理。

一切信奉共产主义理想信念的人,一切有思想、有理想、追求真理和热爱科学的人,都应该牢记这一点。

4、批评要端正心态,不能扭曲心态。无论任何人,开展对他人的批评,自己首先要有一个良好的、端正的心态,特别注意自己的心态不能扭曲。如果自己的心态不端正,甚至扭曲或者极端扭曲,那么,这种情况下的批评,极有可能演变成为一种针对他人的个人攻击和名誉毁谤,极容易引起一系列的恶果。因此,这样的所谓“批评”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在思想领域和科学领域里,随着人们的道德水准不断的提高,这种所谓的“批评”一定会越来越少。

总之,没有艺术、不讲策略、心态不端正的批评,不能算作真正的批评,更谈不上是一种艺术的批评。鲁迅先生说过:“辱骂和恐吓决不是战斗”,就是这个道理。鲁迅先生在这里所说的“战斗”,实际上指的也是一种批评,但这种批评是“辱骂和恐吓”,这种“批评”本质上只能算作是一种围攻,或者充其量只能算是没有艺术的批评。

二、艺术的批评

那么,什么样的批评,才能算是艺术的批评呢?

1、满怀希望的批评。上个世纪三十年代,鲁迅先生在上海生活,身边时常集聚着一些文学青年,许多人仰慕文坛巨斗而向他讨教,鲁迅先生针对当时一些年轻人过于浮躁,不注重提高自身文学素质,不注重提高自身思想素质和道德品质,试图通过诋毁别人、压制别人、打击别人,而使自己成名成家的错误现象,提出了尖锐地批评,他谆谆告诫青年人:“不断的(!)努力一些,且勿想以一年半载,几篇文字和几本期刊,便立了个空前绝后的大勋业。还有一点:不要只用力于抹煞别个,使他和自己一样的空无,而必须跨过那站着的前人,比前人更加高大。”(2)鲁迅先生满怀着对年轻人的希望,他的这个教诲,一是提出了提高专业素质和职业素养的问题,二是提出了要加强思想素质和品德修养的要求,三是提出了明确的努力方向。鲁迅先生的这个批评,是非常有艺术的。他的目的是积极的、正确的,他是希望中国的文坛能够正确地、健康地发展,希望年轻人更加健康地成长起来。

同时,鲁迅先生还向年轻人提出了“不要抹煞别个”的要求,也就是说,凡是想成就事业的人,都不要拆别人的台阶,不要挖别人的墙脚,不要试图通过贬低别人、毁谤别人,来抬高自己、显示自己,那样做是错误的,其结果只能是既毁了别人、也毁了自己,使自己更加平庸。

2、批评必须坚持真实。意大利共产党的创始人、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安东尼奥•葛兰西,在法西斯的监狱中,回顾和总结了自己的革命生涯和意共历史,他严肃地指出:“真实具有革命性”,意思是说:一个革命政党、一个先进的阶级集团或阶层、一个优秀社会成员,都必须注重真实、坚持真实,否则,如果丧失了真实,就会丧失先进性和革命性。联系到批评这个问题,如果你对别人的批评是错误的,对别人的指责是不真实的,那么,你的批评就会一文不值。所以,任何一个优秀分子都可以开展对他人的批评,但是,批评必须坚持真实。

美国前国务卿克德尔•赫尔曾经有一句名言:“真理尚未穿好裤子,谎言已经环绕地球半圈”。为什么谎言的传播速度快于真理呢?这是因为真理更加复杂,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被人们认识。

在任何情况下,无论开展何种批评,无论针对什么人、什么思想开展批评,批评者都要切忌散布针对被批评者的谣言和谎言,不得对被批评者进行人身攻击,谣言和谎言是开展批评的大敌。

那种为了达到搞臭、搞垮别人的目的,而不惜主宰舆论工具大肆制造谣言、散步谎言的极端错误做法,是与革命政党的宗旨、理想完全格格不入的,是对革命政党的先进性的公然亵渎,是对革命政党的所具有的战斗性的公然诋毁。而先进性和战斗性是革命政党与生俱来的根本属性,是她能够战胜一切敌人的根本保证。

3、客观公正、一分为二的批评。列宁领导十月革命胜利以后,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政权。在这个过程中,社会主义的理论家们面对的是一片理论空白,在新生的社会主义制度下,进行理论探索,难免要犯各种各样的错误、有时甚至是方向性的政治错误。

列宁在批评犯了错误的同志时,一是坚持客观公正,二是坚持一分为二。在反对普列汉诺夫的机会主义动摇性时,列宁指出:“普列汉诺夫个人的功绩在过去是很大的,在1883-1903年的20年间,他写了很多卓越的著作,特别是反对机会主义者、马赫主义者和民粹主义者的著作。”(3)后来他又进一步指出:“不研究……普列汉诺夫所写的全部哲学著作,就不能成为一个自觉的、真正的共产主义者,因为这是整个国际马克思主义文献中的优秀著作。”(4)列宁在同考茨基进行不可调和的斗争中,也没有忘记给予考茨基的早期著作以积极的评价,认为考茨基的早期理论著作是“世界最优秀的社会民主主义文献中最优秀的著作。”(5)列宁在批评这些犯了错误的理论家们的时候,始终坚持两分法,反对形而上学,不一棍子打死。

允许犯了错误的同志改正错误,这就为巩固新生政权,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创造了条件,这也是先进政党和革命领袖政治民主的体现。列宁倡导的开展批评的正确做法,给我们树立了榜样。

4、促进团结的批评。在基督教创立的初期,基督教面临着复杂的局面,一些门徒对基督教义也产生了不同理解,引起了内部的矛盾。为此,耶稣告诫他的门徒说:不反对我们的人就是我们的朋友。意思是说:大家要胸怀宽广,要正确处理内部矛盾和妥善处理外部矛盾,正确对待不同意见。

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时期,发明了一个著名的批评公式:团结——批评——团结。他老人家进一步解释说:要打破旧的团结基础,通过批评或者斗争,在新的基础上达到新的团结。我们从毛泽东同志这段话中,可以理解到:批评的目的是为了帮助同志,提高认识水平和思想水平,从而促进团结,促进事业兴旺发达。毛泽东同志倡导的这种批评艺术,如果得以开展的话,毫无疑问,对于被批评的同志和朋友来说,是十分有益的;对于被批评的思想和科学来说,同样也是十分有益的。毛泽东同志还要求党的各级领导干部对待犯了错误的同志,要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不打棍子,不扣帽子,给犯错误的同志留下改正错误的机会,不能在法治的幌子下让人把牢底坐穿。

毛泽东同志在“文革”中,坚决反对林彪集团提出的开除邓小平党籍的错误做法,两次力主保留邓小平的党籍,这就把处理邓小平错误限制在党内政治斗争的范围,并布置保护邓小平的一系列措施,既为邓小平在1974年和1977年复出准备了条件,也给我党留下了一个对重要工作经常持反对意见的“反对派”。而实际上,允许党内有一定程度的“反对派”存在,是毛泽东的一贯的领导作风,这是革命领袖和革命政党自信心的表现,也是党的事业的需要,可以使我党少犯错误或者在某些重要问题上不犯错误。毛泽东的伟大胸襟和领导作风永远值得我党各级领导干部认真地学习。

三、在批评中反思

1、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是实践。对于一个思想、一个科学来说,只要是有生命力的,就要不断地发展和前进。要发展、要前进,就会有新的学术成就不断问世。新的学术成就问世以后,就要接受带着各色眼镜的公众的评判,就要接受实践的检验。

那么,检验学术成就的科学性和真理性拿什么做标准呢?是拿赞同人数和反对人数哪一方人多势众做标准呢?还是以赞同者和反对者谁的嗓门高、谁的声音大做标准呢?都不是!检验思想和科学正确与否的唯一标准是实践,而真理常常只掌握在少数人手里,有时甚至只掌握在一个人手里。公元132年,张衡发明了地动仪,同年2月初3日,地动仪准确预报了甘肃陇西地震。但是,年仅十八岁的汉顺帝,听信那些不懂科学的官员的谗言,认为陇西地震就是地动仪这个“妖器”引来的,于是稀里糊涂的把地动仪一砸了之,科学家张衡遭到贬职,受到了很大处分。地动仪是否是科学的?毫无疑问,在当时只有张衡一个人真正懂得地动仪的价值和意义。但是,在年幼的汉和帝和部分大臣那里,他们自己的眼睛、经验和主观判断能力,却成了检验真理的标准。张衡作为发明地动仪的专家,从人格、学术成就和政治生涯都遭到重大打击。

意大利天文学家、思想家、哲学家布鲁诺因为继承、捍卫、发展和宣传哥白尼的日心说,批判被奉为经典的地心说和经院哲学,于1592年被罗马教廷诱捕入狱,并遭长期关押,后来被罗马宗教裁判所宣判为“异端”。1600217日,坚持真理的布鲁诺被活活烧死在罗马鲜花广场。后来,著名天文学家伽利略又因为捍卫日心说,遭到罗马教廷的逮捕和长期关押,并被折磨致死。1992年,时任罗马教皇保罗二世不得不代表教廷,为两位天文学家平反和恢复名誉。

在如何对待新思想、新学术成就的问题上,以上历史事实还不值得人们深思吗?

2、检验认识的真理性需要时间。马克思主义真理观认为,任何真理都是相对真理,绝对的真理是没有的。对于一个思想、一个科学来说,除了要经受实践的检验以外,同时还有经受时间的考验。真理的相对性要靠什么来证明呢?靠的是时间,只有时间才能证明一个思想、一个科学的真理性和科学性,这一点已经被思想发展史所证明,同时也被科学发展史所证明。任何思想和科学的发展历史,都需要时间去谱写。如果我们凭借着自己的传统知识、传统经验、传统思维,去认识新的思想,去评判新的科学理论,那就非常容易犯主观主义和经验主义的错误,就容易过于草率地做出错误判断。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摩尔根的基因科学理论传到苏联,几乎整个苏联科学界对基因科学理论采取了否定的态度,甚至愤怒声讨,反对基因理论最为起劲儿的科学家还担任了苏联科学院的领导人。苏联对基因科学的轻蔑和怠慢,使整个苏联在基因科学方面严重落后。等到反应过来以后,已经为之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当时,中国科学界对此也跟“老大哥”保持了一致。七十年代,中国出版了一部科普著作《十万个为什么》,这部书对宇宙大爆炸理论和红移现象采取了极为轻蔑的态度,书中罗列了许多证据,对宇宙大爆炸理论和红移现象进行否定。现在看来,这是多么巨大的错误啊!

我们要解放思想,要给新的思想和科学理论留出足够的生存空间来,同时,还要给新生事物留出足够的发展时间来,让新生事物自己去接受实践的检验,同时经受时间的考验。这样,我们就给自己留出了足够的思考、观察的时间来,避免草率地继续犯汉和帝的错误。总之,面对新事物,不过于草率的下结论。

3、正确认识思想和科学发展的客观规律。在人类思想史上,后人对前人思想的继承和发展,是有规律可循的。孔夫子创立儒家学说以后,为了传播自己的思想,他在杏林开设讲坛,广收门徒讲学,鼎盛时期“弟子三千、贤人七十二”。孔夫子去世以后,他的弟子们纷纷开坛讲学,几乎每个人都以得到孔子真传自居。但是,儒家学说就在这种混乱局面下,很快被分裂成了八个门派。只有孔夫子的门徒曾子才真正继承了孔子的思想,并进一步发展了孔子的思想,其他几个门派在当时看上去,似乎也很了不起,但是很快都成为随风而去的历史云烟。子思继承了曾子的儒家思想,开坛讲学以后培养了孟子,孟子进一步继承、发展和丰富了儒家思想。我们今天看到的儒家思想,就是沿着“孔子——曾子——子思——孟子——”这个历史脉络“遗传”和发展起来的。形成了在中国封建社会占据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孔孟之道,时间长达两千多年、并广泛影响了东亚各国。

马克思主义传到俄国,只有列宁真正高举起了马克思主义的旗帜,继承、捍卫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并把马克思主义同俄国革命具体实际相结合,领导俄国革命取得胜利,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形成了俄国革命胜利的指导思想——列宁主义。列宁主义就是马克思主义在俄国的继承和发展。马克思主义传到中国以后,早期的理论家出了很多,但是中国革命的历史已经证明,只有毛泽东同志真正全面理解和深刻把握住了马克思主义的精髓,并成功的应用于中国革命,建立了新中国,形成了领导中国革命胜利的指导思想——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就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继承和发展。

对于现代科学来说,它诞生的历史并不算长,但是,科学和非科学之间的斗争,真科学和假科学之间的斗争,发展和停滞之间的斗争,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十九世纪三十年代,欧美许多国家的报刊上,关于人类能否实现飞行梦想的讨论,被炒得沸沸扬扬。对此,许多权威人士纷纷发表自己非常“权威”的看法。美国基督教会的莱特主教也没有闲着,很信心十足而又十分权威的做出了结论,他说:只有天使才能飞行。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七十年后的19031217日,世界上第一架载人动力飞机,在美国北卡罗莱纳州飞上了蓝天,设计、制造并试飞成功了世界上的第一架飞机的人,恰恰就是莱特主教的两个孙子。

鲁迅先生说过:“即使是天才,在生下来时候的第一声啼哭,也和平常的婴儿一样,绝不会就是一首好诗。”(6)也就是说:只有伟大的人物,而没有伟大的婴儿。虽然初生的婴儿基本上没有什么用处,但伟大的人物却是从婴儿成长起来的。 而人们永远无法断定哪个婴儿才是未来的伟大人物。没有占星术就没有现代天文学,没有炼丹术就没有现代化学,这是得到科学界公认的历史事实。但现代科学的一个最大特点就是健忘。占星术和炼丹术用今天的标准来衡量,毫无疑问谈不上是科学的,但是这里面却孕育着科学的萌芽。就像新石器时代的石刀、石斧孕育着现代科学技术的萌芽一样。人类今天取得的科学成就,诸如高速铁路、现代航海技术和登月技术,就是从新石器时代磨制各种石器开始的。

最后,这里强调一点,历史总是一再嘲弄那些过于武断的人。


注释

(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中文版第1卷第273页。

(2) 鲁迅《三闲集•鲁迅译著书目》。

(3) 《列宁全集》中文版第20卷第359页。

(4) 《列宁全集》中文版第32卷第84页。

(5) 《列宁全集》中文版第25卷第463页。

(6) 《鲁迅全集》第1卷 第227页。


相关搜索: 薄法平 杂谈 批评 艺术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EVOL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