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起源网


《人类的起源理论创新600问》序言




丁抒明

两千多年前,伟大诗人屈原曾以诗歌形式连续提出170多个关于人、自然界和宇宙的问题。如今,现代哲人薄法平针对人类起源、宇宙演化等问题解惑释疑,形成了《人类的起源理论创新600问》(以下简称《600问》)。屈原以诗设问,问而不答;薄法平以文设问,有问有答。在他们之间,好像事先有过什么约定似的。

600问》是薄法平对其著作《人类的起源》一书重要概念、原理和论证的诠释,也是对《人类的起源》所承载的理论的发挥。关于《人类的起源》所承载的理论,我称之为薄法平理论。要真正读懂这个理论,不是那么简单的事,《600问》无疑是一个有力的帮手。

薄法平理论的最大特色和最重要创新,在于它的基源思想,即神人观。按照著名学者劳思光先生的观点,一个理论的基源思想一般是不说出来的,常需要读者自己做一番工作,方能进行逻辑意义的理论还原。我曾经在一篇文章中说过:在《人类的起源》所承载的理论体系中,神人观不仅为我们提供了认识事物的方法,而且也向我们展现了宇宙观意义的思维境界,神人观既是薄法平理论体系的基点,也是贯穿这一理论体系的红线。正是因为有了神人观,不仅使得薄法平撩开了古今中外众多奇异事相的神秘面纱,而且也帮助薄法平建立了庞大的理论体系。把握了神人观这一基源思想,就可以做到纲举目张。我们从神人观这一基源思想出发,可以发现蕴含在薄法平理论里的以人为核心的丰富而深邃的哲学思想。

从《600问》的四个组成部分(人类与自然、人类与宇宙、人生与哲学、理论与思考)来看,不但与《人类的起源》核心内容(人类篇、宇宙篇、哲学篇)相呼应,而且人这一核心自始至终的贯穿着,既是《人类的起源》和《600问》的主题,也是薄法平理论的主题。在薄法平那里,人是包括宇宙人、史前人和现代人在内的大写的人。以大写的人为核心的哲学思想独树一帜,熠熠生辉。

薄法平理论提出,地球上的现代人类是宇宙人运用宇宙科技手段以“杂交”的方法创造的,即杂交起源论。由于这一过程使用了猿和宇宙人的“基因”,因而我们身上不但继承了猿的兽性,还继承了宇宙人的人性,现代人类要获得进化和发展,就必须不断剔除兽性,增进人性,直到现代人类和社会实现大同。

根据薄法平理论,人类的进化过程,实际上是人这个物种的自我异化过程,也是向着宇宙人的生命模式的进化发展过程,即向着宇宙人的回归。马克思在1844年指出:未来的大同世界是“人的自我异化的积极的扬弃,因而是通过人并且为了人而对人的本质的真正占有;因此,它是人向自身、向社会的(即人的)人的复归,这种复归是完全的、自觉的而且保存了以往发展的全部财富的”。如果薄法平的人类起源理论——杂交起源论正确的话,那么现代人类的起源过程本身,就包含着宇宙人的自我异化在内。因而我们所说的人的自我异化,本质上是向着宇宙人的人性的回归。现代人类还有许多局限性,包括社会组织形式在内,都是人和社会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因此我们只能“处于创造自己社会生活条件的过程中”(马克思语);我们既然已经认识到了我们正处于自我异化和人性回归的历史过程,就应当自觉而主动地克服兽性所带来的种种弊端,追求人性的真善美,主动摒弃假恶丑,追求人与宇宙、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自身的和谐,从而为现代人类先后进化为仙类和神类创造条件。

孙式立先生以他深厚的治学功底和敏锐的洞察力,在《人类的起源》序言中谈及人类未来时说:“道德作为一种制衡因素,将决定一切,影响一切。人类将融入宇宙大家庭,天上人间浑然一体。”道德不仅是“启动与掌控宇宙能的钥匙”,也是促进人的自我异化、向人性回归的动力源泉。这就从根本上道破了人的持续发展和进化的真谛,指出了人的素质在人的发展进化过程中的关键作用,明确了人的道德与宇宙人、宇宙能之间的关系。从这个维度看问题,薄法平的“杂交起源论”、“人性论”、“世界大同论”,以鼎足之势构成了薄法平理论的三大人文支柱。

人的哲学或以人为本的哲学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形态。创建人的或以人为本的哲学,是中国当代哲学家孜孜以求的梦想,但多年来始终没有取得突破性进展。在学界还没有建立起或正在建立新的哲学体系的时候,薄法平破天荒地将古今中外众多的奇异事相提升到哲学层面加以考察,发现了宇宙人和史前人,揭示了外星智慧的存在,将他们分列为地球上的第一力量、第二力量和第三力量,由此而标示出现代人类进化和发展的方向。宇宙人、史前人是一个新情况、新课题、新矛盾,是能够被人们的“感觉所复写、摄影、反映”的客观实在,也是哲学无法回避的问题。即使现在某些人在刻意回避,未来终究是回避不了的。哲学的基本问题始终与人密切相关。人的概念应不应当引入宇宙人、史前人?关于人的哲学的创建应不应当包括宇宙人、史前人?我们怎样处理自身与宇宙人、史前人的关系?薄法平在进行了深入研究后,引申出了新的基源思想、哲学思想和宇宙论,建立起庞大的理论体系,并见之于其主要著作《人类的起源》和《600问》中。

中央党校许全兴先生曾发表文章《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的现实路径》说:“中国人的个性得到了进一步的解放,但几千年来深入骨髓的奴性并不是一下子就可以消除的。哲学上的创新不多,同哲学家缺乏独立自主人格直接相关。哲学的革命是从解放思想、冲破教条主义、清除奴化意识开始的。改革开放以来,哲学家的独立自主意识大为增强,这是应充分肯定的,但也不能估计过高。据笔者观察,中国相当多的研究者仍缺乏独立自主性,奴化意识普遍存在,只是表现程度有所不同而已。”薄法平的哲学思想以及他建立的庞大理论体系,正是“从解放思想、冲破教条主义、清除奴化意识开始的。”只要我们细读薄法平理论,就不能不令人感到空谷足音,震颤不已。

中国文化不仅仅是花脸青衣、杂技魔术、孔子学院,还应当包括当代尚没有建立起体系的博大精深的哲学。虽然我不敢说薄法平的哲学思想就是已经建立起来的新的哲学体系,抑或是其重要组成部分,虽然这一哲学思想还没有被学界列入中国文化的范畴,但我可以放心地说,薄法平在理论思维和哲学创新上,至少没有“奴化意识”和保留着独立自主的人格。

薄法平的哲学思想是中国哲学和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生命延续。

20127月于烟台


相关搜索: 丁抒明 600问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EVOL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