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起源网


《当代哲学的新思考》序





文/王荣栓(山东社科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

前几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与薄法平先生相识。那时,他的著作《人类的起源》尚未出版,当我看到书稿的时候,顿时感到耳目一新,许多观点令人印象深刻,我应邀为这部著作撰写了“内容简介”。我在“内容简介”中说:把人类起源演化和宇宙起源演化联系起来进行思考,这个方法论是恩格斯的独到创见,薄法平继恩格斯之后,第二次把人类起源演化放到宇宙自然界中去研究,提出了一系列新观点、新理论和新思想。薄法平在《人类的起源》中,通过对材料的大量搜集、占有、分析和归纳,对学术界、理论界长期以来没有触及的许多课题进行了深入研究,提出了许多独到见解,得出的结论,都给人以新的启示。如今,几年时间过去,薄法平的著作《人类的起源》已经拥有众多的读者,他提出的新理论、新思想已经走入许多学者的视野。特别令人感到欣喜的是,他的许多新观点与社会科学、自然科学的最新研究成果相印证。许多学者因而写出了很有见地的评论文章。

河北科技大学谷瑞斌教授和薄法平先生一起,经过长时间地搜集和整理,将部分学者撰写的评论文章汇编成《当代哲学的新思考》(以下简称《新思考》)一书,并邀我作序。我欣然应允,义不容辞。

马克思主义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就是人的自由和人的解放。人的思想解放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需要无数代人不懈地探索,付出艰辛的努力,人类才能逐步地从必然王国最终进入自由王国。薄法平的研究主题和这一目的相吻合。

马克思主义哲学对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关注,其实质就是关注人的解放的条件和方法。在薄法平的著作中,涉及到一些在科学上还没有定论的未解自然现象,有些人称之为神秘现象,虽然这些现象现在还没有纳入科学研究的视野,但未来也必然要纳入。因为这是关注人的解放、实现人的解放所必需的。很难想象人类在一大堆“神秘”现象的包围中可以实现自身的解放。因而这种探索是值得肯定的。任何自然现象本身,并没有优劣美丑和神秘不神秘之分。人们之所以给自然现象插上优劣美丑抑或神秘的标签,是因为习惯于以自己的经验和记忆作为判断标准,以此给自然现象插上不同的标签,这是人的思维定势使然。每个人都是自己的经验和记忆形成的统一体,而经验和记忆有时完全不可靠。判断一个新思想、新理论是否符合马克思主义,不能凭借着经验去判断,也不能凭借着赞同或反对的人数多少去判断,而只能看它是否来源于生动的社会生活并为社会生活服务。从《新思考》中我们可以看到,薄法平提出的一些新理论新观点,触动了人们的旧思维,打破了许多旧认知,令读者对宇宙、对人生的看法在很大程度上产生了积极的改变,对于建设和谐社会大有裨益,对人的思想解放也起到了的助推作用。

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谈到了人与自然的统一,他说:“我们一天天地学会更加正确地理解自然规律……人们愈会重新地不仅感觉到,而且也认识到自身和自然的一致,而那种把精神和物质、人类和自然、灵魂和肉体对立起来的荒谬的、反动的观点,也就愈不可能存在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问题,在很大程度上表现为方法论问题。薄法平应用马克思主义方法论,坚持唯物辩证法,对马克思和恩格斯生前多次触及的“物质和精神、人类和自然、灵魂和肉体”等问题进行了比较深入细致地研究,并得出了很多独到的新结论。

毛泽东曾指出:“人类对客观物质世界、人类社会、人类本身(即人的身体)都是永远认识不完全的。”这就是说,只要人类还处在“人”的发展阶段上,人类对人生、对宇宙等终极问题的思考和探索就永远不会停止。探索和回答终极问题是哲学的基本传统。人类对于终极问题的所有关切,最终必然要由“追根问底”的哲学率先作出回答。《新思考》既是对《人类的起源》理论的哲学解读,也是对于宇宙、人类、人生等终极问题进行的大胆探索和“追根问底”,这是哲学的责任。

德国学者G.T.费希纳长期致力于物质和精神相统一的研究,但他的研究始终摆脱不掉唯心主义和有神论的束缚,最终堕入“泛灵论”的深渊,成为了不可知论者。国内也有许多人在探索思考人类面临的终极问题的时候,或者放弃了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或者自觉不自觉地堕入了宗教有神论,有的甚至走到马克思主义的对立面去了。而薄法平通过搜集、整理、总结人们司空见惯却又极易忽视的古往今来社会生活中的诸多未解现象,将其作为新的认识客体来研究,并纳入自己理论的研究对象和研究范围,在其著作中,始终坚持辩证唯物主义的认识路线,继承了恩格斯辩证唯物主义自然观,十分娴熟地应用唯物辩证法阐述人类普遍关心的天地、人生等重大问题。在阐述物质与精神、唯物与唯心、宗教与哲学、宗教与科学的关系时,既坚持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又对传统精神现象展开了一分为二地批判。凡此种种,终于成就了他在《人类的起源》中提出的崭新的思想体系,这个思想体系已获得了许多学者、读者的广泛认同,而这就是《新思考》的直接来源。

马克思主义把人的解放归结为两点:一是把人从自然关系的奴役下解放出来,二是把人从社会关系的奴役下解放出来。薄法平提出了“五统一”理论,认为“人类的未来走向在于实现唯物论和唯心论的统一,无神论和有神论的统一,物质和精神的统一,科学和宗教的统一,人类普世思想(即普世宗教和马克思主义)的统一。”在我看来,如此系统地提出和论述了“五统一”理论,这应当是哲学史上的第一次,大概也是人类思想史上的第一次。这五个方面概括了人所面临的几乎全部的自然关系和社会关系。未来,人类果真超越了这些矛盾,那就必然与最终实现人的自我解放密切相连。唯物论和唯心论,无神论和有神论,物质和精神,科学和宗教,宗教和马克思主义,一直是公认的反命题。薄法平讨论了“五统一”的历史必然性,指明了实现“五统一”是人类步入共产主义的基本前提。的确,如果没有全人类在思想上率先实现“五统一”,共产主义就只能是口头空谈。把人类千百年争论不休的诸多反命题统一起来,这是很困难的事情,但薄法平做到了。

《新思考》是《人类的起源》的最新研究成果,所选文章十分精彩,特别是薄法平、丁抒明的系列文章,许多传神之笔跃然纸上,令人感到作者拥有深厚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功底。比如《全面构建马克思主义宇宙观》《辩证法的等待》等文章,读来令人感到亲切耳熟,似曾相识,有一种峰回路转后豁然开朗的感觉。这些理论文章是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继承、捍卫,在一些方面甚至有所发展。而《人类机体停止进化……》等系列文章,更是紧跟自然科学发展的最前沿,追寻自然科学研究的新成果、新发现,并以此为出发点,作为薄法平所提理论的有力论据,从不同角度阐明了作者在《人类的起源》中提出的思想体系。丁抒明先生提出的“神人观”“人性论”等重要观点,也每每令人掩卷思考。实际上“神人观”也就是人类观的延展,是扩大了的马克思主义人类观。这个“神人观”值得我们认真地思考。

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人类解放的哲学,它要解决的根本问题是人类的解放问题。《新思考》提出的“五统一”理论,对“宇宙观”“人类观”的构建,以及“神人观”和“人性论”等重要哲学观点,分别从不同的角度,在一定程度上触及到了人类的解放,这与马克思主义哲学所要解决的根本问题具有一致性。

在《新思考》中,还有许多新的哲学论述,尽管有些新观点还值得商榷,也许你不赞同其中的某些观点,但你不得不为诸多观点的新颖独到而感到鼓舞。作者的探索精神是值得肯定的。

《新思考》全书充满着新思想、新见地,属于哲学创新,非常引人入胜,是一本不多见的优秀哲学读本。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EVOLVE